春风十里不如你
 
 

【楼诚】随笔记

明楼摊开报纸,摇椅的位置正好被阳光眷顾。巴黎的阳光温和打在纸张上,报纸裁剪不利索的毛边都渡上金边。明楼带上眼镜,逐行浏览着经济版,顺手端起咖啡杯轻抿一口。

今天的咖啡不是很苦。


二战结束了,萧条的大地开始百废待兴。

明楼无端想起了上海自家院里种的那株木棉。红硕的花,刚直的枝,破开寒冬的禁锢,一路高歌着生长。

大抵所有的事物都逃不过轮回。


咖啡杯放回瓷盘上时磕出轻响,明楼嘴角带一点无奈的笑,随即用惯有的口吻批评:“阿诚啊,你泡的咖啡是越来越随意了。”


“大哥……”


明台的声音不再清亮,少年人的嗓音被岁月装饰成沧桑,唤他大哥的语调却从未变过。

“大哥,阿诚哥去看大姐了。”


咖啡杯里只有一杯温水。


30 Nov 2017
 
评论(9)
 
热度(24)
© 桃子小小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