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不如你
 
 

【楼诚】小段子·情书

索邦大学有一位经济学教授,是个中国人。


老教授五六十岁的样子,满头花白,蓄着一点胡子,眉眼鼻梁都带着东方人特有的气质。

姑娘们大都见惯了多情浪漫的法国人,而这位东方先生却是少见。和煦又不失礼节,睿智还带着风趣,只与他多对视一秒,都察觉得到独属于他的魅力。姑娘们学习经济的热情变得空前的高,繁琐的数据与分析竟似浓烈的酒,叫姑娘们卯足了劲儿的钻研,以期自己在课上的回答能得到这位先生的赞许。


明楼万没有想到,早就过了青年的自己,竟然也能收到这许多的情书。

热烈而直白的赞美,不掺杂私欲的欢喜,实在是世间再温暖不过的东西。明楼喜欢法国,这里的人们与家乡不同——中国人讲一份含蓄,情愫藏在心,偏要等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如同酿酒一般逐渐发酵,倘有一日你发现了,定是四溢酒香醉人。法国人的情爱却像绽放的花,燃烧的火,夺人眼球的青春澎湃,无论你是否还年轻,都逃不过这一场轰烈。


明教授把信箱里的情书整了整,办公室有一个专门收这些信的盒子。明楼从不拆开看它们,但也不会将它们付之一炬,总归是一份喜爱的心意,值得尊敬。

木质的盒子盖上,明楼指腹在上面摩挲片刻,他突然想。

有个人写给他的情书,似乎找不到了。


大概是早许多年的时候吧,那个艺术系的孩子跑到他的课堂上来,挑个偏僻的角落坐下,以期自己看不到他。

怎么会看不到?

从小到大,自己几时会丢了他?

明楼无声的笑笑。


也许是老了,那封情书放在哪里明楼始终是没想起来。他在回家的路上细细思忖,大概是和他的画放在一起了?或者是夹在哪一本书里,亦或是家中玻璃桌板的下面?又好像都不对。人总是在思考的时候陷入偏执,越是想不起,那两个字越是在心里焦灼的痛起来,滑到嘴边却又不敢喊出。

明楼的脚步加快,推开家门的一瞬他突然如释重负,他想起来了。


那些无需宣之于口的爱情,带着明楼熟悉的咖啡味道,藏在油彩堆叠的画作笔触里,偶尔举杯相碰的红酒里也有它的痕迹。

蒙上硝烟的味道,却让明楼甘之如饴的气息。


“我爱你。”

明楼对着空荡荡的阁楼轻声问候。


01 Dec 2017
 
评论(8)
 
热度(43)
© 桃子小小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