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一章

新人开坑,请大家多指点~
高三狗更的慢,也请别介意。
这个脑洞构思了好久,但是下笔写的时候还是生涩,可能有点ooc。所以不足请大家说出来,我改正就好
很好勾搭,欢迎调戏我哟
-----------正文手动分割----------

    李熏然翻着报纸,报纸的小角落里印了顾城的一首诗,名字很简单,就叫做《避免》。诗里面这样写着:
    你不愿种花
    你说,我不愿看见它,一点点凋落
    是的,为了避免结束,你避免了一切开始
    李熏然仔仔细细的把诗读了三四遍,企图把它记下来。并不晦涩难懂的句子,有一句烙在了他心头。他合上报纸,把它随手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随即仰着头靠在窗沿上。他闭上眼睛,任凭十一月早晨的阳光洒遍自己的脸,没有几分暖意,却明晃晃的刺眼。窗沿上,除了李熏然毛茸茸的脑袋,还有一盆文竹。文竹纤细的枝条横在空气中,一半有些枯黄了,在阳光下却映出熠熠生辉的模样,似是在生命的最后宣誓着灿烂。
    他是个细心的人,却极少这样的细腻。那句诗如水一般细密的浸过心头,有些凉,又无孔不至。
    也许,避免了开始,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脑海里闪出这样的念头,随即他苦笑着睁开眼,甩甩头想把这样的念头甩掉。要是给刑警队那帮弟兄知道,威风凛凛的李副队也有这样多愁善感的一面,那指不定自己被调侃成什么样子。
    他又坐了几分钟,起身去接了一杯水,倒在文竹的土里,水迅速的渗下去,把土染做深色。
    这盆文竹是凌远买的。凌远走了一载有余。
    看着枯了一半的文竹,李熏然叹口气,心里侥幸的想:这不是花,是草吧。
    他放下水杯,哼着一段不知名的曲调。人说二十一天养成一个习惯,那么他不吃早餐的习惯,也养成一年多了。穿上警服,整理好自己,拉开家门,楼道里的冷风就灌进家里,凉飕飕的。
    “爸,妈,我去上班了。”
    哼着的曲调散落,回答他的是“砰”的一声门响。屋子里空荡荡的,只有细小的灰尘被锁在门里,折射出浅浅的光线。

    一路哼着小曲儿,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他才想起,那首曲子叫《Right Here Waiting》。
    “李队,早。”
    “早。”
    办公室里早来的同事们打着招呼,李熏然觉得不那么冷了,一一回了问候,走到自己桌前脱下棉外套。李熏然的对面,坐着新来的女警员王晴宜。刑警大队女警员本来就不多,仅存的几只“稀有动物”都名花有主,这好不容易来了新人,一群汉子们“嗷嗷待哺”。因此分座位的时候,几个弟兄鬼哭狼嚎的求神拜佛了一个晚上,也没把美女求到自己身边。局长以“新人要多培训锻炼”为由,把王晴宜安排在了李熏然对面。李熏然听了这个消息,只是点点头就埋头整理文件去了,倒让剩下的男同志们愁苦了许久。
    “李队,你的早餐。”王晴宜越过桌板,给李熏然递来面包和豆浆,食物的温度在李熏然指尖化开。李熏然笑得得体,把东西又推回去。“晴宜,我不吃了。你也不用每天给我带早餐。”姑娘有点尴尬的收回东西,倒是每天被回绝,所以也无所谓了。俞波抱着一叠文件走到李熏然面前,半个身子挡住了对面的王晴宜,凑在李熏然边上小声说:“熏然,你都回绝一个多月了,就不能给人家个面子啊?你兄弟我也枵腹从公,饿着呢。你不吃我吃呗。”
    “你吃?那我给你要过来?”李熏然一挑眉,戏谑的问着。
    “诶……别别别,我可不好意思。”俞波连声拒绝了,吐舌把文件放在李熏然桌子上,拍拍最上面的文件夹。“诺,李队,你要的资料我都给你拿过来了。失踪案里唯一找到的孩子现在在医院,医生昨天打电话说已经醒了,你要是去看记得带上我。”交代完俞波走回自己座位上,突然想起什么,转头补充到:
    “在第一医院。”

评论(14)

热度(98)

  1. 风从窗前过桃子小小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