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二章


    “俞波,跟我走。”李熏然急吼吼的又把衣服穿上,就要往外走,大衣上还留着没散去的温度。那边的俞波苦了张脸,“诶……今儿不成。一会儿局里开会,我要去做会议记录,”俞波耸耸肩,“要不咱明天?”

    多一天就多一份危险,况且以李熏然“拼命三郎”的性格,办案子是头等大事,哪有等一天的道理。他手上动作顿了顿,随即穿好外套就往外走。

    “没事,我一个人去。”

    “我跟你一起去吧。”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说的话,两人俱是一愣。王晴宜也穿着自己的外套,一边穿一边说着,“我才来两个月,需要多锻炼。再说局长不是要你多带着我么?”李熏然想想好像也是这个道理,点点头率先出了门。

    有些路,明知是深渊,却也义无反顾。

    不论是对警察李熏然,还是感情中的李熏然。

    巨大的轰鸣和骤变的气压,让凌远还没缓过劲,去医院的出租车上他不停坐着张口吞咽的动作,耳朵还是像堵了团棉花,听什么都听不真切。老院长猝死在工作台上,作为他最满意的学生,凌远放弃了国外的工作,连夜飞回来。

    一年多了,第一医院添了座新楼,“第一医院”四个字也换了新招牌,红色的大字还没落多少灰,亮的有点刺眼。凌远眯起眼睛,打量着有些陌生的医院,跨步走进去。

    他回来,是要做院长了。从今以后这医院上到医生护士,下到保洁保安,内到领导高层,外到病人家属,都系在他一人身上,他蓦地想起鲁迅先生的一句“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来。这句话也曾经有个人一本正经的说着,用来搪塞自己的担心和忧虑。

    推开院长办公室的门,多少有些感怀。办公室里似乎已经没有了老院长的痕迹,他的东西家人都带走了,干净如初的办公室等待着凌远的到来。而凌远又觉得这里处处是老院长的痕迹,仿佛还在自己刚来医院时,老院长在这间办公室里,要他和其他新医生一起背诵《希波克拉底誓言》。

    他还记得第一句这样说:“To consider dear to me, as my parents, him who taught me this art.”译做中文便是“凡授我艺者,敬之如父母。”父母在加拿大定居,老院长于自己而言算得上第二个父亲。当时自己与——

    回忆戛然而止,那个名字工工整整的镌刻在自己心底,却不肯说出口。那些日子轻柔的像是被纱隔了开去,触碰不到的美好,早已不可企及的距离。

    凌远在办公室里怔了半晌,透过办公室窗户,恰看得到院里的银杏树,如今金黄的叶子铺了满地,在澄澈的蓝天下别是一番美丽。

    恍惚觉得,好像什么都没变。
   
    李熏然最喜欢银杏,尤其喜欢金黄的银杏叶子。

    凌远曾笑他爱财如命这才会喜欢那样的叶子。李熏然哈哈大笑。

    凌远不记得李熏然笑着说了什么,连那张笑脸也有些看不清。可那个场景却那样清晰。

    与林念初在一起也一年多了,李熏然的记忆似乎淡了很多,可是回到这里才知道,丝丝缕缕都是他的回忆。

    其实,金色的银杏叶子,真的很好看。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