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三章

这么早来更新,是不是很勤奋
——————————————————————
   
    有人说,有些人与你的生命轨迹,就像是两颗星,先是慢慢靠近,在很近的时候又慢慢分离,最终渐行渐远。

    这样说的话,李熏然和凌李就该是两颗行星。

    哪怕分开了,总会跌跌转转再次相遇。
   

    早高峰堵车,又碰上一场车祸,李熏然到第一医院的时候,已经十点了。李熏然一边暗暗吐槽着糟糕的交通状况,一边走进医院直奔二楼骨科。唯一找到的孩子折了一条腿,因此安排在骨科。其实李熏然私心觉得更应该放在神经科看一看——原本活泼的男孩儿如今寡言到一句不说,这给李熏然的询问带来了极大阻力。

    木制床头柜上摆了几样水果,都是孩子的父母买过来的。这孩子的父母都在银行工作,孩子找到了,也没什么大碍,所以两人便换着时间来照顾儿子。今早恰巧都还没来。空荡荡的病房只有男孩一个人,他靠在枕头上,面色还有些苍白。他看着走进来的两个人,平静的,无声的。

    “你叫……李梦阳?”

    “今年十八岁?”

    十七八岁的年纪,明年高考,正该是最意气风发的年纪。李熏然看着男孩的眼睛,蓦地从那里看到化不开哀愁和绝望,全然不该属于这个年纪的死一般的沉寂。

    这样的眼神……自己似乎也有过。

    没有得到任何回答,李熏然有些无奈的挠挠头。从警这么久,见过不配合的,而这种因为遭受心理打击而不开口的局面,是他最无能为力的。他可以和嘴硬的罪犯耗两三天,从嘴里翘出供词,却无法让这样的孩子回答他。

    王晴宜在一边看着李熏然抓耳挠腮的模样,轻轻笑出声来。她走到李梦阳的窗前,拉开凳子坐下,笑吟吟的看着李熏然道:“李队,他有心理戒备,你得让他放松下来。”

    她拿起床头的水果刀,拿纸巾擦了擦,然后翻着塑料袋,在寂静的空气里终于发出些响声。她低头翻找着,从她身后射入的阳光落在她身上,李熏然看着她的动作心底泛起一阵惆怅。也许孩子,更需要父母多陪陪他吧。

    人间的面,见一面少一面。

    也许一个错过就再见不到了呢?

    李熏然把自己的思绪强行拉回工作上,他拽着板凳又往男孩身边靠了靠。工作时,不该走神的。他在心底默念着这句话。王晴宜正在问,“你要吃什么?姐姐帮你削皮。苹果,梨,还是火龙果?”她的声音轻柔和蔼,让人舒心,李熏然看到男孩瞳孔缩了缩,抬起手似乎要指一样水果。

    真有她的。

    李熏然心里赞叹着,女孩儿大概天生就有这样温柔的性格,用以安抚人心,定人心神吧。

    病房的门忽然开了,李熏然转头看去,却愣住了。

    凌远。

    强行拉回来的思绪再次散开,一发而不可收拾,杂乱的在他心头缠绕着。

    凌远听说有个警方交代要关照的孩子,自己来了例行会顺路就过来看看,谁知道在这里碰到了李熏然。

    李熏然胸口像被人猛击了一下,许多话似乎要冲出口,却苦涩的粘连在唇舌间无法说出。他一点点皱起眉头,自己都是无意识的,握紧拳头,身子已然绷紧。

    这是人没有安全感的时候最本能的表现。

    凌远想了想,既然是警方的重要证人,那么李熏然来合情合理。自己与他只是前任,也没说不能做朋友。

    凌远挂起笑脸,礼貌而客气的问好。

    “早啊,熏——李熏然!”

    “李队!”

   李熏然正咬牙看着凌远,抑制自己复杂的涌上来的情绪,恰是这走神的电光火石,忽的凳子翻到的声音,两声急促的呼叫,后腰上尖锐的疼痛。

    李梦阳手里握着水果刀,扎在李熏然腰间,大半个刀身已经没入。

    王晴宜被他划伤了胳膊,跌坐在地上。

    李熏然撑着气起立转身,李梦阳拖着自己骨折的腿已经走到窗边,李熏然拧着眉头,也不顾自己的伤,冲过去死死抱住人。

    “熏然——”凌远瞪大眼睛,几乎要呼吸不上来,三两步跑过去。可没等他跑到,李梦阳挣扎着要往下跳,李熏然腰部全然使不上力,脚下一个不稳,两人都从窗口栽出去。一声闷响。

    “熏然!”凌远的手连两人衣袖都没碰到,抓住的只有一把空气。凌远心头像是有什么迅速的逃走了,他努力想握住,却握不住。
   
————————————————————————
熏然死啦,凌远和林念初结婚生孩子,是不是完结可以撒花了?【大雾!】
发觉自己不太会描写一连串的动作和多角度多个人的心理诶……描写的有点苍白啦,大家见谅

评论(1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