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四章

我怎么舍得熏然宝宝死掉呢?只是二楼,没事的。这一章凌远整个人都懵逼啦,小伙伴们不如猜猜怎么了呢?
-----------------------------

   凌远急忙探出头去,幸好是二楼,下面恰是医院的绿化带,李熏然在空中转个身把孩子放在上面,自己却来不及保护,脊背生生撞在矮木上,虽说缓冲使得冲击减小了些,但是冬天的横柯枝条也是极锋利的。凌远看时,李熏然一记手刀,李梦阳昏了过去,随即李熏然也软了,头无力的垂下。

    凌远看不清李熏然的面容,只看得到嘴角滑落刺目的殷红。

    已经有闻声而来的人,嘈杂一片,有人跑过去,想把两人搬下来。凌远猛地大叫:“别乱动!叫医生!”

       
    相遇险些成了相别。

    凌李何尝没有想过他们的重逢。他甚至想过两人的重逢会是在某一方的婚礼上。

    分分合合,才能遇到对的人。

    茫茫人海,何其不易。那么就该在对方需要的时候,大方的祝福,以此纪念彼此有过的感情。

    至少凌远这样想。

    “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you will never know what it's going to be.”凌远很喜欢《阿甘正传》,也喜欢这句话,曾经把它抄在自己日记本的第一页上。生活也许是这样,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给你惊喜。

    这次凌远心头却冰凉,原来,猝不及防的也是灾祸。

    凌远站在医院走廊里,这才有空想这些事。李熏然背后的一刀捅的很深,伤及内脏,需要进行手术。右手腕骨骨折,后背有些划伤。等做手术时才知道李熏然血糖严重偏低,手术风险添了几个等级。凌远有些咬牙切齿。人民警察不顾及自己身体,怎么能保护人民?他恨恨的想着。

    手术没签字就进行了,凌院长亲自批示的,那还有什么异议?再说人命要紧,也顾不得许多细节。凌远拿着李熏然的手机,左右思量。他知道依李熏然的性格,受伤的事必然不愿意被父母知道。但这样的大事,院方有责任通知病人家属。随即划开李熏然的手机,他一愣。

    他不知道密码。

    王晴宜因为受伤,包扎之后先回去了。此刻凌远呆呆看着手机密码界面,有点手足无措。自己刚刚回来,以前的电话都没有,只能想办法解锁才能联系到李熏然的父母。他叹口气,在医院走廊里踱步。

    以前李熏然的手机从不设密码的。

    密码会是什么呢?

    凌远揣度着李熏然的心思,尝试着猜出密码。他试了好几个都没打开。他正在试着解开警察同志的密码,这事想想都觉得不可能。正当他愁眉解锁的时候,李睿匆匆走过来,瞧见他拿着手机,李睿略有不满的说:“院长,打你电话怎么不接?投资商来了,想跟您约个时间谈一下。”

    凌远有点奇怪,不觉得手机响过。他输入自己的手机密码,一个未接电话也没有。“我没有……”突然凌远愣愣的看着手机,后面的话没再说下去。

    “院长?”李睿有些不解的看着呆住的人。他认识的凌远,少有这样的神情。

    凌远打开的是李熏然的手机。

    那是他的手机密码。

    他的生日。

    一时,凌远辨不清自己是什么情绪。自己去加拿大前,李熏然打来电话要分手,凌远平静的答应了。如果在一起对方觉得不自在,那何必挽留呢?况且自己在一开始就告诉过李熏然,他是要结婚生子的,两个人不会走到最后。这样分开,倒也无喜无悲了吧。可现如今,李熏然用自己的生日做手机密码,那份暧昧让凌远琢磨不透。

    凌远心绪不宁的打发走李睿,决定等李熏然醒了当面问问他这件事。凌远从来不是一个遮遮掩掩的人,他反倒觉得这件事双方坦诚一点才能不误会。一边想着,他在通讯录里找到“爸爸”这个联系人,点击屏幕电话打出去。

    “您好,您拨的号码是空号。Sorry…”

    空号?凌远皱了眉,挂断电话又打了一遍,还是听到客客气气的女声。凌远不解,李熏然怎么会存着自己父亲的空号?凌远找到他母亲的电话打出去,依旧是空号。

    凌远靠在走廊的墙上,觉得今天让他想不明白的事儿太多了。他眉头皱得更紧,给简瑶打电话。
   
    电话里传来等待的声音,凌远松了口气,总算有个正常的。

    “喂?熏然。”

    “我是凌远。”

评论(13)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