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五章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觉他们对待彼此的态度和想法其实是不一样的呢?
-----------------------------

    报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凌远隔着话筒就听见一声冷笑。简瑶是个直率的女孩,一是一二是二,绝不掩盖自己对一个人的态度。凌远还没明白简瑶何以对自己如此态度,简瑶不冷不热的说道:“凌远,你回来干什么?”

    一句话问的凌远心头也涌了怒气,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错一样,“我回来做院长,这里需——”

    “医院需要你,熏然不需要。”直截了当的打断了凌远的话,不给他再张口的时间就继续说着,“你为什么拿着熏然的手机?他傻你就一遍一遍骗他伤他是么?你是被甩了来吃回头草?是想起熏然了又来找他玩玩?还是你……”

    “简瑶!”这次换凌远打断了他的话,直喝人的名字,抑不住的怒气。简瑶的一连串的问诘,字字句句打在他心里。那些话刺耳的让他克制不住情绪,这些一点不像简瑶说出来的。

    分手是李熏然提的,怎么自己倒成了罪人?呵,有趣。

    凌远扪心自问,自己现在起码也把李熏然当作自己的弟弟,所以在他受伤后自己会这样跑前跑后的忙着联系,放着自己手头一堆工作没做。

    感情自己这是瞎忙活?倒显得自己作贱了?

    双方一时都静下来,都在平复情绪。最终凌远简洁的开口:“李熏然受伤在手术,请你联系他的父母,我联系不到。”说罢,凌远就挂了电话。他紧紧攥着电话,背靠在医院墙上,再无半分院长的儒雅之气。他把李熏然的手机随手丢在自己口袋,握紧拳头,盯着天花板上的灯。

    他几乎想现在就揪着李熏然的衣领,喝问他到底怎么说的分手这件事。什么叫骗他伤他?什么叫玩玩?简瑶的责问在耳边还没离去,只觉得失望感骤然涌上心头,原来李熏然也不过是这样一个人。搬弄是非,两面三刀。

    墙壁的凉意隔着白大褂渗进他的身体,连带着他的心都发凉。凌远低下头自嘲的笑笑。他以为他足够了解李熏然,不想他也不过是这样罢了。

    通向手术室的走廊空荡荡的,寂静的凌远听得到自己的心跳。是愤怒的,委屈的,不解的,失望的。

    他蓦然想起初遇时的李熏然,那样刚毅的脸上,眸子清澈,映着嘈嘈世界。

    凌远觉得若是有个词来形容,曾经自己用了“难能可贵”,而今是冰凉凉的“人心难测”。

    早知如此,自己倒在他身上浪费了感情。

    凌远直了身子,走去办公室。

    没必要再浪费了。

    旁边一个手术室也亮着灯,走廊里有七八个人,面上都是担忧的神情,一位年纪大些的女子伏在旁边男人的肩头压抑的抽泣。

    这边的走廊里,只有尽头亮着“手术中”的灯。

    窗外的一阵风,吹落一地黄叶,飒飒寒风中,轻的如同叹息。

评论(2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