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七章

粉丝数已经接近100了,莫名的开心\^O^/
凌远生气也就一会儿,对李熏然狠不下心的
毕竟是“曾经的恋人”

------------------------------
    李熏然的声音还是以往一样的,只是更加低沉。因为喉咙干涩,声音也是有些生涩的音调。

   “简瑶守了你一下午,医生劝她回去了,怀孕的人不能劳累。她给你带了晚饭。”

    “那——”

    “李梦阳还没醒,你替他做了肉垫,他没什么大碍。跟你一起来的女警察,胳膊被刺伤,包扎过了。你的同事们下午都来看你,医院不能吵,晚上也不许那么多人晚上陪护,我全都赶回去了。”

    “嗯。”

    李熏然低低应着。不需要他问什么,凌远就知道他的心思。这样的默契让李熏然心里更疼。

    你待我不要这么好。

    李熏然在心里一遍一遍的说着,却终究没出口。

    “转过来睡。”凌远的语气没什么起伏,但是有不容置疑的力度。李熏然又应一声,转过身来,让伤口的一面朝上。右手被石膏裹住,笨拙的放在胸前。左手扎着针,液体一滴滴从瓶子里流进他的血液。

    凌远蹙眉看着人,李熏然脸上是泪水纵横的痕迹,眼泪还没干。凌远下午刚硬起来的心又是一软,习惯性的,凌远俯身下去,就像以前一样,动作因为很多次而自然而然。他抬手仔细擦着李熏然面上的泪水。

    明明很久没有这样,两个人却默契而熟悉的似乎从未分开。

    若合一契。

    李熏然吸吸鼻子,控制着不要自己再哭出来。声线还没止了颤抖,就开始拒绝人的动作,“我自己来……”他偏过些头,凌远的手顿了顿。

    “你哪只手来?”

    李熏然不说话了,闭上眼睛任凌远擦着自己的泪水。

    “怎么哭了?伤口很疼么?”凌远印象里,除了在床上的某种情况下,李熏然从没哭过。

    也从没显得如此脆弱。

    “不疼。”李熏然简短的回答,卡住了所有的话头。李熏然刻意的,让自己说话有些冷,就像自己审讯时的状态。因为那是他最坚硬的一面。

    凌远擦净了李熏然脸上的泪水,直起身子,低头看着人。想了想又问道:“你父母的电话为什么是空号?”李熏然又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凌远看着他的样子,一阵的心慌。

    父母离异?或是工作调去外地了?凌远胡乱猜测着,却不明白李熏然为什么这样的态度。

    凌远只是不愿意往最坏的方向想罢了。

    也许是因为自己。

    凌远好像想通了。简瑶来医院对自己的横眉冷对时的不悦,此刻又浮现上来。

    一个医生对病人这样,怕是过分亲昵了。

    李熏然不说话,凌远转身往外走。“我是院长,例行查房。”

    “嗯。”低低的应答被凌远隔在门外。

评论(14)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