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九章

爪机太low,发文要一段一段复制过来
这一章全是熏然视角,对剧情貌似没什么推动,不过你们都想看熏然宝宝怎么想的嘛
旷日持久的误会
-----------------------------

    李熏然觉得自己这样糟透了。

    他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拘束的空间,压抑的呼吸。

    他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给自己的心裹上一层外壳,试图遮盖住纵横的伤口。他用了很长时间,给自己戴上微笑的假面。

    连简瑶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的坎儿从来没迈过去。

    他不怕生命按部就班的走,哪怕尽头是死亡。他只怕那样突然的离别。

    比如父母。比如凌远。

    李熏然没告诉过任何人,自己这将近两年的时间,几乎是夜不能寐。

    最初的几个月,他没回过家。

    他记得自己曾经迷茫的时候,父母说:然然,累了就回家吧。爸妈做了你最爱吃的等你呢。

    他也记得自己最沮丧的时候,凌远说:熏然,我陪着你走。我在的地方就是家。

    那他是家破人亡了。

    他逼迫自己不停的工作。找证据,蹲点,追捕嫌疑人,审讯,安抚家属,结案报告,资料整理,旧案分析……能做的他都做,没事干的时候他就把以前的资料一遍一遍的看。他用一种最粗暴的方式,用工作占据自己的整个生活,碾压过生活一切的痕迹。

    那些日子,他折腾的自己精疲力竭。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入睡。他一次次的伏案而眠,又一次次从梦中惊醒,泪湿衣袖。

    直到终于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那种无边无尽的黑暗,反倒是他最心安的解脱。

    他们把自己刻进他生命,却又生生剥离。

    留他一人。

  后来李熏然从医院醒来,立时被简瑶臭骂一顿。简瑶就差狠狠一脚把他踹出窗户解恨了。简瑶前脚刚走,新局长杨智杰接踵而至。杨智杰坐在李熏然的床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李熏然险些以为他要专业去当心理医生了。杨智杰局长最终严词命令:李熏然同志,工作重要,身体更重要。你要是再为工作累垮身体,我就放你一个月的假!

    那次病好,李熏然回了家。收拾收拾之后,他又去了自己与凌远合租的房子。租期快到了 他狠了心清理了所有与凌远有关的东西。凌远的书和衣服全部打包装箱,用宽胶带密封住。凌远的生活用品,全部扔掉,反正他也不会回来了。凌远存在存钱罐里的硬币,全部送给租房子的老奶奶叫她用这些零钱,买菜的时候方便些。

    李熏然从没意识到自己这些行为如何幼稚。

    他自以为,把凌远彻底的从自己的世界清除出去,就像敲下Delete一样,删除。
   
    一干二净,一刀两断。

    这样,他却丝毫没有改观。依旧是夜夜噩梦,辗转难眠。

    再后来,一半的日子,他依靠高强度的工作来压迫自己,另一半是依靠安眠药他才睡得着。

    工作,药物,梦境。

    生活变得单调的可怕。

    自己和简瑶从小就哥们儿一样,随便看手机更是家常便饭了。可他没想到,简瑶那次看到了自己和凌远的短信记录。

    自那以后,李熏然给手机设了密码。手机这种高档玩意儿,李熏然惊奇的发现可以设两套密码。一套访客密码,一套才是真密码。

    他在访客模式里,掩盖了所有凌远的痕迹。

    至于简瑶——她和薄靳言拿着手机嘀嘀咕咕一会儿,自己什么密码都给破了。李熏然也就随她去了。左右她已经看过了。

    其实他的访客密码是凌远的生日。

    李熏然忽的明白,与凌远最有关系的,是自己。那斩不断的千丝万缕,全细细密密的牵在自己心头。他连凌远的短信都没舍得删。哪怕是那样伤人的话,他竟也存了这么多日子。

    他拼命要掩盖的东西,在自己心底肆无忌惮的生长,他束手无策。

    李熏然紧紧攥着被角,无力的绝望的感觉又一次淹没了他。

    他不要住在这里了。他要离开凌远。当初那样的话,凌远都说了,自己还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不可笑么?

评论(4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