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十章

我来二更了
发现大家只顾着我的虐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前几章,院长想过一句“除了在床上的某种情况下”
嘛,想不想看某种情况下?
-----------------------------

    十一月走到了尽头,一年里的最后一个月如约而至。

    李熏然住院也住了七八天了,凌远再没来看过他。李熏然心里不辨悲喜,但他觉得,这样对两个人都好。

    如果害怕花凋零,那么就不种花好了。

    倒是王晴宜每天都来看他。起初简瑶也来的勤,只是简瑶在连续五次来都看到王晴宜照顾着李熏然,其中甚至有一次是趴在李熏然床头睡着了的场景后,意味深长的对李熏然说:“熏然啊,你可要抓紧了。”闹得李熏然和王晴宜俱是面上一红,李熏然笑着回道:“瑶瑶,我看,你还是抓紧给孩子想个名字才是真的。”

    简瑶歪头笑着,调皮的拍拍肚子,“皇上不急太监急,我这才刚怀上多久啊,还早呢。”

    其实李熏然何尝不明白王晴宜的意思。人家女孩儿胳膊上的伤还没好呢,整天为自己忙前忙后的,自己的一日三餐全被她包了。照顾的细致入微,却不会让他尴尬。

    只是李熏然觉得,自己不会再谈一场恋爱了。

    他趁王晴宜回家做饭的时候,对简瑶说了这句话。说话的时候他盯着天花板,看着光影在上面一点点的变幻。

    简瑶想了想,用力的拍了他的肩,笑得依旧灿烂。她说,熏然,你只是心里抗拒这件事。你需要一个新的开始。不论是我,还是叔叔阿姨,都不希望看你一个人。

    李熏然愣了好久。

    他也不喜欢一个人。

    简瑶看着他傻愣的模样,与他一同看着天花板。“熏然,王晴宜这几天的假,可是杨局长特批的。”

    看来自己不知道的事儿还是太多了。李熏然这样想着,颇有一种“到乡翻似烂柯人”的感觉。自己几天不在,杨局长就这样不正经了呢?

    他又蓦地想起那首诗的后面,“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简瑶说的也有道理。他该试一试。

    其实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儿。比如凌远其实每天看他很多遍,只是凌远不再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再比如,凌远找简瑶,想问问李熏然的事,只开口“熏然”就被简瑶眯着眼甩了一个耳光。

    凌远心里苦。

    凌远觉得有些什么不对,然而他认识的知情人,没一个配合的。凌远仿佛体验到警察同志们在审讯时,遇到一个个不听话不伏法不招供的罪犯,是怎样一种心塞的感觉。

    凌远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人已经走到了李熏然的病房前。他顿了顿脚步,转身走到前台翻看病历。

    低烧,输液之后体温恢复。

    病人睡不着觉,要求加安眠性药物,主任同意。

    安眠药。

    安眠药。

    ……

    凌远皱着眉头,李熏然失眠?这对伤口愈合可不好。

    凌远合上病历,打算去找主治医生问问。他还没放下病历,听得身后传来脚步。习惯性的转头,就看到李熏然。

    他穿着病服,因为后腰的伤,走路的动作一瘸一拐,右手吊在胸前跟着一晃一晃。他倔强的一个人往这边走。

    李熏然早就看到凌远了。那个背影多少次在他梦里挥之不去,他如何忘的掉。

    “凌院长。”李熏然客气的点点头,语气疏离。

    “嗯。你怎么下床了?你的伤口现在才缝合好一周,这样大幅度的动作,伤口还有开裂的可能。”

    “我想出院。”

    凌远上下打量着人一遍,果断摇摇头。“不行,现在出院太危险。”

    “我要出院。”李熏然换了一个字,语气不容置疑。他紧紧盯着凌远手里的病历。

    “理由呢?”

    “后天是我父母的忌日。我明天出院。”

    凌远只觉得心一沉。他不是没猜到,只是不敢想。

    只是有些事,猜到和说出来,完全是两个概念。

    李熏然的语气那样平静。可凌远仿佛听到了万顷波澜。

    凌远想起自己第一次去李熏然家的时候,他父亲和蔼的和自己谈着历史,他母亲笑着在厨房骂“你这老头子,也不帮帮我”。想起知道他和李熏然关系的时候,他爸爸错愕的眼神一点点变得愤怒,最终又温柔下来。想起李熏然的母亲踮脚有些吃力的抱住他,在他耳边小声叮嘱“然然脾气倔,还请你多担待”。

    那样好的人,原来真的不在了。

    两个人都沉默了很久。

    “好,我准了。后天出院,我和你一起去。”

    那天凌远走在银杏树下,才发现,金色的叶子不知被哪一夜的风,全部吹落。枝条横斜在空中,孤独的让人心疼。

评论(39)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