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十二章

实在抱歉这么多天没更了,还请大家原谅!
我还欠着你们的番外和点梗,一定会写的
多谢大家的支持,上菜了

------------------------------

    等李熏然很没形象的在人怀里大哭一场之后,他才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两人都喝酒了。

    李熏然还好一点,喝了一口,凌远生吞了大半瓶白酒,身上染着浓浓的酒气。李熏然气极,一拳捶在凌远胸口,“喂!你喝什么喝?这下好了,回不去了。”

    凌远苦笑着,自己倒是忘了这茬。

    凌远抬手看了看表,已经中午一点多了。阳光懒懒散散的照着灰白的大地,却没有多少温度。

    凌远想了想,张口说:“熏然,要不我——嘶……”话语戛然而止,后半句话化成吸气与忍着痛的低吟。凌远跪着的身子一点点矮下去,双手紧紧按着胃部,力气大的似乎要把身子都按出凹陷来。他尽力把自己缩起来,大部分力量都放在手上,企图缓解突如其来的疼痛。

    李熏然觉得自己呼吸都是一窒,不假思索的扑过去,打了石膏的手环着凌远的身子,另一只手叠在凌远的手上。

    凌远的手很温暖。

    李熏然的手冰冰凉凉的,他又把手放在嘴边,快速哈着气,把自己的手弄得热起来,再度覆上人的手。李熏然也把身子弯下来,用力揽住凌远,“凌远,凌远!你没事吧?”

    “噗……咳、咳……”凌远听了李熏然的话,笑出声来,笑声却很快被咳嗽和疼痛止住。短促的几不可闻。

    凌远只是想起了某个神奇的广告。

    在李熏然面前,凌大院长毫无防备。哪怕是胃疼,似乎都能轻一点。

    至少他还有心思笑。

    李熏然自然不知道凌远怎么笑了,只是那笑声还没过了喉咙就被淹没,凌远的眉头紧紧皱起,李熏然感觉得到人的手在抑制不住的打颤。

    “凌远,你的药呢?”

    凌远紧抿着嘴唇,轻轻摇头。

    “手机。”

    凌远的手没法从胃部拿开,凌远也很难张口说话。

    他怕自己张口就是疼痛的呻吟,李熏然会担心。

    当然,他这幅模样李熏然已经很担心了。

    李熏然也皱着眉,絮絮叨叨的说起来。“我叫你喝,你不是很能喝么?一口半瓶酒,当了院长酒量都大了不少啊。自己胃不好不知道么?酒是那么往下灌的?”

    好像你不是那么灌的。凌远暗暗想。

    李熏然摸索了一圈才找到人的手机,点着上面的紧急呼叫就拨出去电话。简明利索的告诉医院情况和地点,把手机又放回人的衣兜。

    李熏然看着凌远忍痛的样子,手握住人的手,低低的对人说:“凌远,没事的。你再忍一忍救护车就来了。”

    救护车不是这么用的,李警官。

    我没事,缓缓就好了。

    凌远几次张口想说话,却被冷风灌满口,断断续续的话语听着更像呻吟。

    胃疼把一个人变得那么虚弱,凌远觉得胃里火辣辣的烧起来,随之是有什么绞住自己的肠胃,再用尖锐的刀子刮着它们。

    “熏然……”凌远的声音弱弱的。

    “凌远哥,我在呢。”李熏然应他,语气坚定而温暖。李熏然的手暖和些了,他轻轻为凌远揉着胃部,凌远的身子放松些,后背也不那么紧绷着了。

    我是不该喝酒。

    可这酒我喝的心甘情愿。

    凌远这样想着,疼痛把他的意识一寸一寸剥离,眼前都是一片白雾。

    两个人最终被救护车拉回了医院。

    第一医院的院长,第一次被当作病号坐救护车,拉回了自己的医院。

    凌远生病,被主治医生强按在病床上住了几天院。

    凌远又想起那一声“凌远哥”。

    他也说不清他们现在是什么关系。自己当初出国的时候,分明已经对李熏然没有了恋人的感情,因而走的时候才没有告诉他。

    可如今,隔了时光再遇到他,好像还是舍不下。

    改天抽空把李熏然的手机给他送过去吧。病床上闲的无聊,凌远没忍住又打开李熏然的手机,一边看一边这么想。

    他知道自己这算是侵犯了李熏然的个人隐私。

    大不了给他抓起来就是了。

    凌远一边想着,一边打开设置栏。自己像是魔怔了一般忍不住的翻看别人隐私,屏锁弄得他很麻烦。凌远想先把屏锁关掉,过两天再设置回来。

    凌大院长一边谴责着良心,一边找设置。

    突然,他觉得不对。

    设置里面没有“安全” 这一项。

    他又划了一遍,逐个仔细看着。

    还是没有。

    没有安全这一项,李熏然怎么设的密码?

评论(20)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