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十四章

这章有线索!
请仔细阅读
祝大家新年快乐哟😊
-----------------------------

    李熏然还没走到手机店就被人叫了回去。

    又发生了失踪案。失踪的是一名女孩,十七岁,李梦阳的同班同学。

    张天宸在电话里交代了失踪女生的信息之后,李熏然默默记在心里,说一句我去看看就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王晴宜。

    他叹口气,这已经是第八起了。警察还是没有头绪。

    李熏然只能交代王晴宜两句,请她帮自己买手机。李熏然想了想,一条一条叮嘱。“我要白色的,国产机。别太大,不方便拿,也别太小,玩着不舒服……”李熏然絮絮叨叨说了一堆,然后掏出自己的银行卡递给王晴宜。

    “卡上的钱够买手机的了,密码是122269。”

    王晴宜愣了愣,随即笑着问李熏然,“您不怕我卷着银行卡跑了啊?”

    李熏然耸耸肩,“我是穷警察,卷我的钱有什么用。”

    王晴宜仔细的把卡收好,比了个OK的手势,突然她抬头问李熏然:“12月22号,是谁的生日么?我记得您的生日在8月。”

    李熏然的笑容僵了僵。

    凌远的。

    “没有啊,那是我随便设的密码。”

    李熏然和王晴宜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李熏然心里默念着失踪女孩的家庭住址,一路上跑过去。

    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低沉的男声,李熏然说了自己是警察之后,门打开了。门内是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女的还在抽泣,低垂着头坐在沙发上,周围是一堆用过的餐巾纸。男的眼角也泛红,唇色苍白。他让了让,李熏然进了门。

    一般大的房子,处处是家的气息。

    只是少了孩子。

    那女人抬头盯着李熏然,李熏然走到沙发前,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警官证,还没打开,女人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拽着李熏然的衣服领子大叫:“你是警察!你把扬扬还给我!你还给我——给我找回来啊……”尖锐的叫声一点点沙哑,化作了带着哭腔的无助的恳求。男人握住女人的手,让手指一点点松开,把女人揽在怀里,女人的抽泣变成了嚎啕大哭。她伏在男人肩头,身子剧烈的起伏,泪水止不住的流。

    李熏然心头也是尖锐的疼痛,自己是警察,孩子们一个一个接连失踪,自己却没能尽职尽责。责任沉甸甸的压在心头。

    他太明白家的意义。

    “常扬是前天出门的,她说和同学约了去吃午饭,十点多就出去了。也没告诉我们去哪儿……她根本没有去找同学!我问了她的同学,根本没有约人!她那天晚上还没有来,我们打电话也不接……我们整夜整夜的找,根本找不到……”

    李熏然把常扬父母的话简练的记下来,征得同意之后,去女孩儿的房间里看。

    很朴素的房间,墙上没有挂着明星海报,倒是课桌前贴了一张元素周期表,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卷子和习题。书桌上有一个钟表,旁边是合上的练习册,笔搁在练习册里面。李熏然打开看了看,夹笔的地方,一个章节已经写完。

    常扬是计划好的出行,不是被人突然叫出去的。

    女孩的铅笔盒放在一边,桌上还零碎的散落几只笔。李熏然拿起铅笔盒,在里面翻了翻,找到几张折起来的纸片,他拿出来一一察看。有两张上面是问作业的,一张略大的上面记着许多细碎的事情,诸如“问老师题,去教务处”等等,看来是张计划单子。李熏然打开一个蓝色的纸条,皱起了眉头。

    “豆豆,李梦阳住哪个医院?”

    “怎么,找你小男朋友去?”

    “别闹,我就想去看看他。他还欠我十块钱呢!”

    “哈哈哈你就装吧~他在第一医院。”

    李梦阳。

    李熏然眸色沉了沉,与以往的失踪案不同,这次的失踪案,和李梦阳有关系。

    李熏然在旁边找了找,毫不费力就找到了一个计划本,上面详细的写着每天要做的事情。本子只剩下一半,估计是写一页撕一页的样子。李熏然打开本子,第一页就写着:

    晨练三十分钟

    五三第十一章

    买黄焖鸡米饭和水果,去医院

    买橡皮

    五三第十二章

    ……

    前两项用其他颜色的笔划去,表示已经完成。

    那么常扬是去了医院。

    书桌下面有抽屉,最上面一个上了锁。李熏然先看了看下面两个抽屉,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他向常扬的父母要了钥匙,打开了最上面的一个抽屉。抽屉里东西很少,正中央摆着一个本子。

    李熏然拿起来看看,本子上面没有落灰,显然是经常用的。打开来看看,李熏然心下了然:这是女生的日记本。

    日记记得并不是很频繁,是从去年八月开始记的。李熏然坐在椅子上一页一页翻过,里面有些东西他看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突然他的手停下,他仔细阅读着这一页。

    “今天放学和李梦阳一起回家,路上聊了很多。”

    “李梦阳作业没写完,大清早就让我帮他抄作业……”

    “今天篮球赛,李梦阳还跟我吹嘘自己篮球打的多好呢!其实也没进几个球嘛。不过他让我帮他拿水诶。”

    “我猜我有点喜欢他了。”

    “原来他不喜欢吃热带水果啊,我还蛮喜欢的。”

    “他小时候也吃熊字饼,好巧!”

    ……

    从此往后,细碎的记录着常扬的点点滴滴。

    李熏然想到,小儿女的感情,觉得多几分纯真和青涩也没什么不好。

    又想起自己和凌远刚刚认识的时候,自己好像也是这样。事无巨细,大大小小,不经意间才知道自己想的都是他。

    李熏然做记录的笔停了停。工作时间,不要想这些。

    手机丢了的熏然宝宝有点心塞,查案记录全要手写。

    李熏然又和常扬的父母聊了聊,知道常扬在班里成绩不错,也是个比较乖的孩子。离开时,李熏然带走了计划本和日记,打算回去再看看。临走他再三安慰她的父母,一定尽快把孩子找回来。

    李熏然总觉得有些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那种感觉模模糊糊,他又说不清楚。好像有个重要的线索放在自己眼前,可是自己抓不住。

    一定有什么不对。

    李熏然决定再去一次医院。

评论(1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