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十五章

你们不要嫌弃一个发烧的人更的少……
思路可能都有点乱了
今天大年初五,大家记得迎财神
么么哒

------------------------------

    李熏然跑到医院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

    他找到李梦阳的病房,门口守着两位警察。李熏然对他们点点头算作打招呼,轻轻推门进去。李梦阳的病床摇起来了些,他靠在枕头上,低头读着一本书。

    《追忆似水年华》。

    李熏然拿了凳子坐在旁边,仔细打量着少年的眉眼。男孩儿头发有些长了,看书的样子很认真。李熏然不知道为何上次李梦阳会突然拔刀伤人。警局派来其他人询问了几次,可是他一句话也没说过。

    从醒来就再也没说过话。

    还不到吃饭的时候,他的父母还没有来。

    李熏然侧头看着少年,开口问到:“我能看看么?”

    李梦阳犹豫着,他看着李熏然的眸子。李熏然在那里看到的,只是死一般的沉寂。

    没由来的,心口一悸。

    李梦阳把书递给李熏然。

    “谁给你的书?”

    没有人回答。李梦阳呆呆地看着床头的花。

    李熏然叹口气,书就在李梦阳看到的那里。李熏然低头看书。

    “就像凡德伊的七重奏一样,其中的两个主题——毁灭一切的时间和拯救一切的记忆——对峙着。”

    李熏然又随意翻了翻,在某一页停下。书上有一句话被勾出来,旁边标着一行英文。

    “任何一样东西,你渴望拥有它,它就盛开。一旦你拥有它,它就凋谢。”

    “Desire makes everything blossom; possession makes everything wither and fade. ”

    这本书李熏然是读过的。只是他不觉得这本书适合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

    没有人生阅历,读这本书有些苍白。

    书本首页没有写名字,李熏然猜想这也许是孩子的父母拿来的书吧。警方限制了李梦阳的行动,却没有限制李梦阳的其它自由。读书的自由总是有的。

    更何况,听医院的报告,李梦阳平日里的大半时间都是昏睡的。院方也查不出原因。

    李熏然试着去问李梦阳问题。

    “你……吃过晚饭了么?”

    李梦阳仿佛没有听到李熏然的话,还保持着刚刚的动作。床头立着一捧百合花,已经有些枯萎了。

    李熏然有点苦恼的,凭借警察的直觉,他总觉得有什么问题出在李梦阳这里,但是他抓不到。

    他不气馁的继续问。

    “你认识常扬么?”

    李梦阳的手指震颤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平静。

    李熏然敏锐的看到了——李梦阳的动作不像是一个醒着的人该有的反应。仿佛……仿佛是睡梦中的人,被人唤着,偶有一点动作。

    李熏然试着再说一次,“你认识常扬么?”

    李梦阳手指又动了动。

    “常扬那——”

    李熏然的话没有说完,门被人推开了。李梦阳的主治医生崔昀宽走了进来。

    崔昀宽看到李熏然,问了句好。两人因为案子见过几次面。

    “李警官,我来给他做检查。”

    李熏然只得作罢,起身站在一旁看着医生检查。

    只是李熏然没想到,检查还没完,李梦阳睡着了。

    李熏然觉得自己头都大了。这件案子牵涉太多,压力也大,而现在这些细碎而不连贯的线索,谁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用。

    外面已经暗下来了。

    李熏然从医院走去警局,一路上低头思索,碰到了两次电线杆子,崴了一次脚。

    等他灰头土脸的走到警局,有些惊奇的发现办公室的灯还亮着。早已过了下班的时间,就算有加班的同事,这会儿也该去吃饭了。

    李熏然推开门,看见王晴宜坐在桌前写什么东西。

    见到李熏然走进来,王晴宜起身浅浅笑着,递过去东西,“李队,你的手机和卡。”

    李熏然没想到她在这里等自己。

    李熏然打开盒子把手机拿出来,打开设置栏一项一项翻过。

    突然,他抬头看着王晴宜说:

    “晴宜,我们在一起吧。”

评论(2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