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二十章

开启剧情模式——
大家猜一猜还有一个是谁?很有意思的
老boss谢晗的名字已经上线
---------------------------

    派出去的人陆陆续续回来,最先回来的是去医院的人,不过他们只带回来了李梦阳一个人。

    在医院问遍了人,就是找不到那个护士。身材相似的护士全部有不在场证明。

    医院没有这样一个护士——那么这个人接近李梦阳的动机是什么?她和案子有什么关系?

    一系列问题涌上来,同时他们带回来另一个消息:案发当天,住院部侧面的门是打开的。

    也就是说进入那个区域的四个人,案发时究竟是谁在场很难判断,他们可能从那扇侧门离开现场。

    而那扇门因为不常开,所以里面的监控摄像头从来没开过。

    李熏然决定先从李梦阳这里开始询问。线索都指向李梦阳,这一点很可疑。李熏然当机立断,对李梦阳开始审讯。

    和李熏然不同,那天李梦阳也摔下楼,但是身上并没有什么重伤。至今还住院的原因是他查不出病因的昏迷。

    审讯室里灯光刺目,李熏然架起摄像机,打开电脑准备记录。

    李梦阳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没有表情,没有言语。全然不像个十七八的少年。

    李熏然清清嗓子,用手指扣扣桌面,引起李梦阳的注意。

    “李梦阳,12月22日,你的同学常扬去看你,你见到她了吗?”

    李梦阳的手指骤然缩紧,紧握成拳,身子在轻轻颤抖。

    “你见到了吗?”

    李熏然又问了一遍。

    李梦阳极快的抬头看一眼李熏然,又慌张的将眸子错开,接着幅度很小的点了点头。

    李熏然眯眼看着人的一系列动作,自己没这么可怕吧——才一个问题就害怕的发抖?

    “她看你的时候,为什么你先从病房离开,而她后面才离开?”

    李梦阳颤抖的更剧烈,椅子轻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在审讯室里声音格外明显。

   接着李熏然听到他以极其虚弱的声音道:“不知道……”

    “常扬那天中午死了,你知道吗?”

    “不……我不知道……”

    李熏然皱起眉头,身边的警员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移动,将口供记录下来。

    李梦阳的样子太奇怪了。

    “你不舒服吗?”

    李梦阳忽然仰起头,嘴张了张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身子愈发剧烈的颤抖。李熏然拉开椅子跑过去,只见李梦阳唇色发白,双眼无神,额角沁出汗水,手指无力的抓挠着木制椅子,低声反反复复在说着什么,李熏然低下身子,耳朵凑在人嘴边才听清楚——

    “药……给我……”

    李熏然低声骂一句,转头对警员大叫:“过来帮忙!”

    李熏然的话音没落,李梦阳发了疯一样的扑上来,张口就要咬李熏然的脖子,李熏然一个低头闪过,撞在人胸口,李梦阳大口喘息着。李熏然和警员协力才控制住人,李熏然咬牙切齿的说道:“毒品!”

    这孩子沾了毒品,医院检查不出来?

    李熏然一记手刀劈在人后颈,李梦阳身子才松下来,瘫倒在椅子上,身子还在不住的痉挛。

    把李梦阳处理好,李熏然叫人去把李梦阳的主治医生带过来,里面一定有鬼。

    毒品只要是验血就可以查出来,李梦阳在医院待了这么久居然没有被发现?这样看来,他每天的昏昏沉沉怕也是有人故意而为了。

    李熏然觉得额角隐隐作痛,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王晴宜递过去一杯温水,李熏然疲惫的笑笑。

    李梦阳沾上毒品是什么时候?绑架以后吗?

    一个一个问题盘旋在李熏然脑海,李熏然联系着线索,企图找出联系。

    恰好派去找工人的俞波和张天宸回来了。

    空手而归。

    “李队,他们说两个工人就干了一周的活儿,家里出事回老家了。”

    “老家在哪儿?”

    “说是在贵州。我们……我们找到了他们登记的身份信息。”

    李熏然抬头看了一眼说话吞吞吐吐的人,“说。”

   “一个叫谢晗,我们刚刚去查了一下,假身份证。”

    说完这句话,张天宸看着李熏然,脸上多了几分犹豫,没有再说下去。

    李熏然一挑眉,“怎么不说了?那还有一个呢?”

    “还有一个……”

    “别磨蹭,说!”

评论(1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