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二十一章

我如果在文章里加一点晗熏你们会不会生气……

-----------------------------

    “是……李熏然……”

    在场的人,无不愕然。

    李熏然眉头皱得更紧,盯着张天宸问到:“同名同姓?”

    “我们刚刚去查过了,是您的身份证登记的。”

    “不可能!我的身份证一直在——”李熏然掏出钱包打开,向装身份证的地方摸去,声音却戛然而止。

    身份证不见了。

    办公室静的可怕,起伏的鼻息都轻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

    李熏然突然觉得怒火中烧,好像自己被人戏耍了一番。接连多少起案件忙的他焦头烂额,线索零碎不连贯,此刻查犯罪嫌疑人查到自己头上了。

    好像一个幼稚的孩子在大人面前努力表演,换来人家一声嘲讽。

    班门弄斧。

    一向冷静的李熏然抓起桌上的一叠文件,狠狠摔在桌面上。

    “操!”

    纸页翻飞,有几张轻轻滑落在地板。

    匆匆几天过去了,日色一点点转成暖色调,春节要到了。

    加了很多天班,除夕夜这晚李熏然终于放走了一堆兄弟。

    团圆。

    这个词对李熏然太遥远,也太陌生。

    办公室里的人一个一个离开,喜气洋洋的道着“新春快乐”的吉祥话,最终剩下李熏然一人,热闹的空气也冰凉下来。

    李熏然坐在桌前看着李梦阳这几天断断续续的口供,一支笔在指尖打转,一不留神,画出一道弧线,“啪”的敲击在桌面。

    李梦阳的毒瘾一天几次的犯,问点什么真不容易。

    就目前的口供来看,李梦阳不是杀人凶手。他不知道常扬已死,并且对这件事表现的很慌张。就现场情况来看,凶手是惯犯的可能性较大,因为尸体处理的很从容。

    李熏然脑海里努力勾勒当天的情景,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解释。只是四个嫌疑人有三个找不到,找到的一个是个高中学生,案件突破太难了。

    年节前发生这样的事,上面给的压力也很大。

    李熏然闭上眼,想象自己置身于当时的场景。

    时光交错回流,思绪杂乱纷扰。

    胃部骤然传来的疼痛打断了李熏然的思考,因为案子的事,李熏然一天没吃饭了。

    他本来身子骨挺好,但这样好的身子也容不得酒精肆虐。多少次的举杯消愁,愁未去,拖垮了身子,落下了胃病的病根。

    有个地方比心里还疼,就不会那么在意心疼了。

    李熏然给自己点了根烟叼在嘴里,手因为疼痛而轻轻颤抖。

    李熏然把手按在胃部,一口一口烟吸进口中,再吐出白雾,看口供的视线都被烟挡住了些。

    用尼古丁帮助他压抑自己的疼痛。

    止疼片吃完了,忘记买。

    李熏然就这样一边颤巍巍的照顾自己的胃,一边反复看着李梦阳的话。

    “笃,笃……”

    有人敲着办公室的门。

    李熏然使出浑身劲力喊一声“进来”。

    推门进来的是看门大爷。大爷手里提了一个饭盒,本是笑眯眯的,看见李熏然这幅模样,吓得赶紧跑过来,“熏然,熏然,你怎么了?”

    李熏然浅浅的笑着,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儿。

    大爷叹口气,把手里的饭盒放在桌上,“年轻人要注意身体啊!诺,这是刚刚送来的饺子,你快吃吧。”

    李熏然愣了愣,打开盖子,饭盒上方腾起水雾来。饺子还是热腾腾的。

    “送来的是谁?”

    “诶哟,我可不认识啊,一个打扮的挺精神的年轻人。”

    大年三十的,谁给他送饺子?

    李熏然把烟搁在一边的烟灰缸上,一截烟灰掉落,在烟灰缸里散开。

    大爷叮嘱李熏然两句,转身下楼了。

    这位大爷家里人都不在身边,年三十的晚上也在楼下的值班室里。李熏然想了想,提着饭盒跑到大爷的值班室,笑嘻嘻的说:“王叔,咱俩一起吃吧。”

    值班室里有一台小电视,正播着春晚。李熏然帮王叔洗了洗碗筷,两人坐在小桌子旁边有说有笑的吃着饺子。

    “熏然啊……你说我那没良心的儿子,也就打个电话回来,问候我两句。我老头子都几年没见他啦。”

    “王叔,他在外面过的好呢。总会回来的。”

    “是啊,我孙子都有……”王叔伸手比划着,“大概这么高了吧。对了,熏然,你还没找个媳妇儿啊?也是时候了,我看你们办公室那个新来的,那个那个,小王就不错嘛……”

    李熏然一口水险些呛着,他咳嗽几声,“王叔,我们在谈呢。”

    “哎呀呀,你说你小子,也不给王叔说说?”

    ……

    李熏然心里突然暖和起来。

    好像一个人在孤独的黑夜里行走,终于找到一个庇护之地。

    吃着吃着鼻子一酸,眼泪掉在碗里,融进蘸饺子的醋水里。

    虾仁馅儿的,李熏然最喜欢吃。

    两人正吃着,有人敲了敲窗户,一齐抬头,外面站的正是王晴宜,手里提了饭盒,微笑着比划要他们开窗户。

    “王叔,熏然,你们有饺子吃了啊,我还回家特意包了些呢。没事儿都放这,你们慢慢吃。”

    外面天冷,她哈出的气在玻璃上留下一层水雾。

    “你们快吃吧,凉了不好吃。我得赶快回去了,家里也要开饭。”

    随意问候几句,王晴宜笑着挥挥手,回家去了。

    王叔笑眯眯的打开饭盒,一边絮叨着,“你瞧多好的小姑娘啊……”

    李熏然耳尖一红,夹起一个饺子放在王叔碗里,“您快吃吧。”

    韭菜鸡蛋馅儿,好像也不错。

    吃了没几口,李熏然偶一抬头,正巧看见大院里车灯闪灭。

    凌远的车。

    李熏然撇撇嘴,筷子来不及丢转身缩在桌子下面,小声对王叔叮嘱:“王叔,一会儿他来了就说我不在……”

    王叔有些诧异的看着人幼稚的举动,哈哈大笑起来。

    果不其然,凌远来了。

    李熏然听到凌远的指节扣扣窗户,王叔拉开来,热情的问候,“这不是小远嘛,你怎么来了?”

    接着是凌远略带笑意的声音,“王叔,新春快乐!我是给熏然送饺子来的。怎么,他不在么?”

    “他……谁知道他跑哪儿去了。”

    李熏然屏气凝神,手指握拳,凌远来干嘛。

    凌远目光扫过桌面,桌上两只碗,王叔面前一只,碗里醋水辣椒水混的,上面搁着筷子。而另一只碗上没筷子,碗里只有醋。

    李熏然吃饺子只蘸醋,从来不加辣椒。

    凌远笑着把饭盒递过去:“王叔,他不在您一个人吃好了。虾仁馅儿的,别凉了,粘在一起容易破皮儿。我先走了。”

    李熏然直到听不见凌远的脚步才钻出来。

    王叔看看凌远离去的背影,又看看李熏然,这闹得什么别扭?

    李熏然拍拍身上的灰,突然手停住了。

    除了凌远和王晴宜,还有谁会给他送饺子来?

评论(19)

热度(67)

  1. 备份后花园桃子小小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