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二十二章

    李熏然看着三盒饺子,有些茫然而不知所措。

    耳畔还是略有嘈杂的春晚的歌声,王叔催着他赶快坐下吃饺子。李熏然甩甩头,把莫名其妙的事儿一股脑甩在后面。不管是谁送来饺子,大年三十的,总是一份爱。

    俩大老爷们吃起饺子也不客气,更何况李熏然今天一天几乎没吃东西了。三盒饺子也不见多。王叔把剩下饺子倒在一个盒子里,歇了歇两人又开始吃的乐呵。

    正说笑着,王叔忽然停了嚼的动作,从嘴里吐出一张有点皱的纸。“诶哟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饺子里不放钢蹦改放纸条了,”王叔诧异的展开字条,把纸递过去,“你看看,这上面还写的洋文呢!”

    李熏然接过纸条,上面用极整齐的英语写着:

    Happy new year.My little lion.

    字条还带着饺子的余温,一小张牛皮纸。

    李熏然拧着眉头全然没了刚刚的和善,疾声问王叔:“这是谁送的饺子?”

    王叔一愣,见着李熏然严肃的样子,便也敛去笑容。“我哪儿知道啊……三盒饺子都在这儿了。这个饺子没有馅儿。”

    李熏然拈着纸,在鼻尖下嗅了嗅。有一点甜的玉米味,不是韭菜鸡蛋的。

    凌远没闲的捏这么个字条。况且这也不是凌远的字。

    李熏然忽的脊背发凉,仿佛有人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看着自己。自己宛如提线木偶,没有一步那人预料不到。

    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李熏然“蹭”的站起,推门而出,叫着“王叔您吃吧”,人已经一步两个阶的往楼上跑。

    李熏然跑去监控室,看刚刚的录像,他想知道是谁送的饺子来。

    时间拉回一分钟,两分钟……半小时。

    在凌远,王晴宜之前。

    一个穿着羽绒服的年轻人,他手里提着饭盒匆匆拐进大楼。一分钟以后,他又走了出来。

    李熏然定格在这里,放大图片,仔细打量着那个人。确实是年轻的模样,瘦长的身影,看起来比自己大五六岁。头发半长,很是儒雅的样子,脸较长,高鼻梁,细节看得不清楚。

    李熏然把这张打印下来,让录像继续走。

    他没想到的是,那人走了两步停了下来,明明白白的看着监控器,仿佛看着自己的眼睛。

    那个人抬手,礼节性的微笑,招了招手。

    Hi.

    李熏然一拳砸在工作台上,震得烟灰缸都颤了颤。

    那张纸条被他紧紧攥在手心,汗水浸湿了一半。

    第二天的李熏然,几乎是发了疯的找那人。动用一切能用的资源,铺开天罗地网去寻找。

    李熏然心里隐隐的直觉,这个人和许多事有关。

    在市里省里找了个遍,没有找到这个人。仿佛他本来就不存在,只是一缕飘散的错觉。

    不,他不是。

    李熏然心里有一个声音叫嚣着,咆哮着。怒火压抑不住的往上涌。

    头一次,这样的力不从心。

    李熏然请薄靳言帮帮忙,薄靳言那天端着咖啡,悠哉悠哉的看完这一段监控录像,眯眼想了很久,忽的勾起笑容低声说“有趣”。

    隔日,李熏然收到简瑶的手写件,上面是详细的分析。

    此人自高自大,目中无人。对自己感兴趣的猎物有强烈的占有欲,思维缜密,行事周全,但是有心理疾病,正常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把他称作神经病。这种疾病多半是由于童年的不幸遭遇,留下难以磨灭的创伤……

    李熏然打电话过去,客客气气的向薄靳言请教为什么。

    “你那毛茸茸的脑袋除了凌远,是不是没想过别的。”

    李熏然被薄靳言一句凉凉的话卡去了话头,握着手机深呼吸三次调整呼吸。结果到第二分之一个的时候,薄靳言就挂了电话。

    明明不是。

    李熏然愤愤不平的想着。

    下午是简瑶来,一脸赔笑的给李熏然赔罪。李熏然其实也没怎么生气,顺便叫简瑶讲一讲原因。

    “他的走路姿势,还有走路的时候极度的规矩,还有进门的时候。”

    “进门的时候?”

    “是啊,他选择了那个偏一点的门。大厅的大门那天是开着的,可他绕了几步走那个灯找不太清楚的侧门,说明心理的极度执着和偏激。”

    “哦——”李熏然恍然大悟,看着简瑶的目光里疑似崇拜。

    简瑶噗嗤笑出来,一脸慈祥的拍拍李熏然的肩,“靳言学犯罪心理学,你是刑侦,不用这么看着我。李队长,加油吧!”

    简瑶的肚子又大了些,衣服突起一块,李熏然笑着敬个礼,“报告简队长,熏然一定不会让我干儿子失望!”

    简瑶失笑,伸手作势要打他,“谁认你做干爹了?”

    “我这么帅,认我当干爹以后一定不错。”

    “生个女孩就认你做干爹,长得跟你一样如花似玉的。”

    说笑的语气,似乎将压抑的气氛也缓解了些。

    生活还是要继续。

评论(2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