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二十三章

久等的各位,真是太抱歉≥﹏≤……
这一个月考试没断过,实在是没空的
清明节算是休息一下,赶快码字投过来
-----------------------------

    初春的风还带着寒意,树枝上倒是有几只鸟儿出来,有一嗓子没一嗓子的练着歌,似是准备着新春的第一次演出。

    过完年,四周还残余着没散尽的年味。比如警局门口的大红灯笼和新书的对子。

    李熏然看着这幅对联出神。

    往年这幅对联是李局长亲自写的。李熏然还记得他在家里的桌子上铺开长长两道红纸,爸爸必先要吟诵一番文人骚客的佳作,再摩拳擦掌的热身。李熏然给他那小瓷碟里倒上些“一得阁”的墨汁,为他先把那一年没动的毛笔染上新墨。

    毛笔在净白的瓷碟上托出浓浓的痕迹,墨汁不着痕迹的落回去,毛笔整顿着露出最精神的样子。

    这是一家的大事。

    李局长一边骂着自家小李花拳绣腿,身板瘦削的哪像个警察的样子,又一边数落他不学无术,毛笔字练得不怎么好,连小姑娘都看不上他。

    李熏然立马反击,说自己风华正茂的小伙子,正该是打着光棍耍着酷的时候。

    老李摇着头,略一沉吟,把自己早半年就开始“编纂”的对联泼墨挥毫写于大红的纸上。

    家里蔓延开的都是墨香。

    记忆里,只剩下灼眼的红色,铺天盖地。

    原来欢喜,也可以这样悲伤。

    一年多了。

    门上的字迹陌生,李熏然忽的想起四个字。

    物是人非。

    手机铃声忽的响起,钢琴曲子,弹的是《好久不见》。

    李熏然觉得应景,又想不起该是谁好久不见。

    也许,是《不如不见》。

    铃声快响完了李熏然才按下接听键,电话对面的张天宸显然没有李队长这么文青了。

    “李队,我刚刚在医院——第一医院——附近,拿着那个人的照片询问。门口一个水果店老板记得这人。说是那都很久以前了,这人来店里买水果。那人开着个三轮,手上却戴个好大的钻戒,老板才留神了的。”

    李熏然握着手机的手一紧,语气都跟着急促:“那医院呢?你去问了么?在那儿买水果,八成是去医院的。”

    “问是问了,可是医院上下都说不记得。医院整天人来人往的,也没法子。不过……”张天宸卡了话头,明显有些烦躁的“啧”了一声,“林医生,就是林念初,我问她的时候她明显神情不对。下意识的瞳孔收缩,双手握拳,详细问的时候捋了四次头发。”

    人在惊恐、紧张、心虚、不安时的反射活动。会下意识的做一些重复性的动作来舒缓大脑情绪。

    “她不承认?”

    “不承认。”

    “好。我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呢?

    凌远本来想请假陪林念初旅游的,奈何一早接到电话,市里领导的亲戚得了肝炎,指名道姓要他来做手术。凌远只得放弃行程,过年也没几天闲着。

    手术做的很成功,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只凌远碍着面子要日日去看看那位家属,不免被人在背后议论。

    “出过国的人家就是不一样,知道什么时候献殷勤呢。”

    “不然呢,你以为第一医院院长那么好当?”

    闲碎的话他都听到了,只置之一笑。随便吧。

    他从长廊走过来,玻璃窗明净的紧,日光透亮,却带着疏远的光影。

    推门坐在办公室里,他从衣服内兜里取出李熏然的手机,按亮了屏幕。

    屏幕上是一片澄黄的银杏叶子,脉络清晰。背景雪白,愈显得那叶子热烈。

    分明是走到生命的尽头,却那样极致的彰显着生命。

    凌远伸手想要碰一碰那叶子,屏幕倏的闪灭,他的指尖只滑过黑暗,触到玻璃的质感。

    他拐弯抹角的问了问李睿,才晓得有“访客模式”这种东西。自己到底是老了?已经跟不上年轻人的步伐了。

    他大了李熏然好多岁。人说三岁一代沟。

    凌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着了魔似的想解开这个手机的迷。他把这归结为人类好奇的天性,那沟壑纵横的大脑皮层,操控着身体去探究不解的迷。

    何况还是个警察的迷呢。

    他记得李熏然的各种密码,几乎都是以日期做的。四位的密码,他决定试一试。

    一天试一个,最多一年,他也解得开。

    上学的时候凌远排列组合学得很好。他知道枚举法是最笨的一种,却也最踏实。

    他再次点亮屏幕,敲着今天的日期。手机还是没动静,银杏叶子的光彩耀眼。

    凌远把手机揣回兜里,没灰心,没丧气。起身去给自己冲了杯咖啡,抬头隔着院长室的窗户看见了外面犹犹豫豫的李熏然。

    凌远无声的笑笑,拉开门,一手端着杯子,出声道:“有什么事么?”

    李熏然看了他一眼,少有的显出局促的样子。凌远也不着急,就耐心看着他。

    “凌院长……”李熏然酝酿了许久,才小心的开口,“能不能请您,帮我问问林念初林大夫——一个人。”

    “你怎么不直接去问她?”凌远悠哉悠哉的喝一口咖啡,不着急。凌远很放松,他被李熏然甩了,他觉得还可以做朋友,帮帮忙也没什么难的。

    李熏然即刻换上李警官的身份,语气严肃,目光犀利,“她不肯配合警方。这几天我们找的那个人,你看到了?”

    “是有人来询问过。”

    “我们怀疑林念初认识那个人,但她对警方撒了谎。我希望你能帮忙询问,但不要直接问,尽量旁敲侧击,然后……”

    “为什么找我?因为她是我爱人?”凌远的语气忽然变得淡漠而没有温度,眼神也陌生。

    凌远气不过,他知道警方这样兴师动众找的人必然是重要嫌疑人。只是林念初与他青梅竹马,她脾气偶尔大点,但是非黑白总不会错的。

    李熏然的语言也生硬起来,有两个字刺的他心底有点疼。他忽然的控制不住情绪。

    “请您协助警方。”

    凌远眯起眼睛看人,李熏然觉得那目光似是一把手术刀,剖开自己胸膛,紧盯着搏动的心脏。

    凌远举起杯子,苦涩的液体一饮而尽。

    “好。”

    他对李熏然还是狠不下心。哪怕他觉得李熏然现在的样子,颇像是个吃醋的人找茬来。

    凌远不明白。

    但他还是同意了。凌远半点脾气也发不出来。

    李熏然哼出一个单调的鼻音,转身就走。

    阳光照着他露出来的脖颈,纤细而脆弱。

评论(12)

热度(55)

  1. 备份后花园桃子小小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