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季白是总攻

#季白黄志雄#

黄志雄坐在拘留所的木凳子上,垂头,有些凌乱的碎发遮住了他的面庞和失落的深情。
季白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算得上可怜楚楚的模样。

黄志雄喝酒之后出手凌厉,酒吧两个伙计的胳膊被他打伤。小派出所的警察们束手无策,年轻的拳脚生疏,年迈的老骨头一把。
索性市里的季白警官这几天来派出所学习。
其实是季白受了伤不好好养着,被发配边疆了。

据派出所民警回忆,那天他们有幸看到神一样的季白遇到了神一样的对手。
俩人打架居然都被别人看的津津有味,广为流传。

季白坐在黄志雄对面,点根烟,默默抽着,不急着说话。
他透过单薄的烟雾观察着人。

“手上的茧哪儿来的。”
黄志雄的手,虎口与食指处的茧远比季白的要深。
“当过雇佣兵。”
“拳脚不错。”
“谢谢。”

季白没再问什么,抽了两支烟的工服就出来了,掩上审讯室的门,对门口的小警察说:“这人我担保,放了吧。”

季白接触过这样的人,知道战争对一个灵魂有多大的创伤。

于是黄志雄被季白领会了家。

“我要喝酒。”
“没有。警察不喝酒。”

接着,黄志雄的嘴被烟草味包围,带了些侵略的吻,柔软的唇舌似是进攻的刀剑。
哼。
黄志雄也不是个缴枪投降的主。

第二天季白家里又添置了几个杯子。
原来的?在一片混乱中,它们不知道被谁扫落。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