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无题小段子

#白然#

季白和李熏然长得简直一模一样。
警队里的人,没少开玩笑说他们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不过这事儿没人当真。
执行任务的时候,警队都是亲兄弟,没外人。

局里下了文件,鲜花食人魔二号的案子,李熏然副队长主管,跟着薄靳言一行人去香港追查。
季白队长留在队里,刑警队不能都走了。

李熏然走的前一天晚上,哈哈大笑耀武扬威,活像只小狮子。
“季老三,我这叫公费旅游,你没机会哈哈哈。”
“季老三,我回来给你带你爱吃的杏仁饼啊。”

李熏然离开的第二天,早上正在跑步的季白忽然觉得心口疼。
似是被人狠狠捏着心脏,他脸上一下变得煞白,腿一软险些栽在地上。
李熏然的手机打不通。

季白申请去香港,不批。

李熏然被抓走了。

他们是同事,是战友。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季白再次见到李熏然,已经是两周后。他的小狮子面色苍白,全然没有了半分生气。
季白的心情从来没有这么糟糕过,他站在医院吸烟区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抽空的盒子被他烦躁的捏成一团,丢进垃圾桶。

季白给李熏然输了400cc的血,他有些头晕。
“然然,你留着我的血,我求你快醒来吧。”
“我不要吃杏仁饼,我要你把自己带回来。”
“别装睡了……别……”

声音哽咽,语不成篇。

你是我的心。
心脏每分钟约跳70次,每次泵血70毫升,则每分钟约泵5升血。

“求你了……”

盖在李熏然面上的布,与他的脸一样苍白。
那是多少个晚上,季白偷偷亲吻过的轮廓。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