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季白是总攻(四)

#继续跨越剧组#
#季白凌远#

季白很少受伤。
偶尔一次就是大伤。
被犯人一刀捅在肚子里,季白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绞在一起的疼。季白一边想着肚子破个洞的神奇场景,一边手下一个用力拧断了犯人的腕骨。

凌远很少给警察做手术。
警察伤的一般都是骨头,没想到遇着一个伤了肝胆的。
这人面子偏又大的不行,局长亲自打电话点名道姓要凌远亲自来。
凌远做了四个小时的手术,把这个险些被开肠破肚的警察救了回来。

他用生命捍卫一方安宁。
他用手术刀护他一命。

季白醒来的时候阳光刺眼,想看看自己肚子破了个洞,不知道以后喝水漏不漏。
“你最好别动,肝部中度受损,最近不要吃生冷辣的东西,肝功能受损严重,药物治疗要谨慎。”
季白盯着这人,表示我没听懂。
“只能喝粥。”
“抽烟。”
“不成。”
“哦……”

“这是医院——”
“单间没人听得见。”
“我还要唔……唔、恩……”

“凌远,你这张嘴比药甜,比药毒。我肝功能受损,解不了毒。”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