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王凯星空演讲(文字版)

我要回来了
看见凯凯王的演讲,忽然充满力量
谢谢大家等我这么久。没有等下去的,我也会吸引你们回来的

宁国侯府大公子萧景睿:

大家晚上好,我是演员王凯。


今天呢,我想做的是一个关于时间的探讨,但是请放心,我不是在标榜什么成功学,只是跟大家分享我的一种人生态度。


我想很多同行应该都深有体会,做演员这个职业,其实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等待。往小了说,化完妆等开工,开了工,然后在现场候着,等着;往大了说,演员的一生都是在等待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色。戏杀青了,等后期制作,后期制作,等戏播出,播出之后,还要等观众的反应,其实这一切全都是等待的过程。


其实,光是入行这条路,我就等了很久。不怕丢人的说,我初中的时候就幻想自己能够成为一名演员,不过那个时候我以为演员是天生的,更不知道有戏剧学院、电影学院这么一说。我以为有的人一生下来,就属于这个行业的,后来我知道了有专门的学校,但是我不知道它们在哪,当时只能打114去查询,到处去问,有没有培训班,有没有培训班。现在想想那会儿真的是横冲直撞,没办法,因为我的热情被烧着了。但是这一腔热情迎来了我家人的一盆冷水。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出生在一个很传统的家庭,上学的时候父母对于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好好读书,所以我初中毕业想要读武汉市艺术学校,高中毕业之后又想考戏剧学院、电影学院的想法一再地被否决。我到现在还记得我父亲当时跟我说过一句话,他说:“我们王家祖祖辈辈都没有过像你这种有奇奇怪怪想法的人。”真的,这是我父亲亲口跟我说的,所以我当时真的是很沮丧,也没有勇气,在当时那会儿其实理想于我而言,真的是遥不可及。


后来,我就按部就班的去了新华书店去上班,那年我十八岁。我还记得一件事情,就是有一天我值夜班,突然来了一大卡车的书,我粗算了一下起码有15吨重,我一个人,提着一捆一捆用牛皮纸扎好的书,从车上卸到仓库里,来来回回走了无数趟,堆了满满的一面墙,天亮之后,我就揉着我这个酸麻的胳膊,走出了书店,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我只是一个固定的搬运工,好像一眼就看见了二十年之后的生活,所以那一刻我感到我非常的孤独和悲伤。于是呢,我就开始积极地参加一些电视台这样的像选秀这样的一些活动,因为,我想站在舞台上。


顾长卫导演的电影《立春》里有个角色叫王彩玲,别人不理解她对歌剧的热爱,她很孤独,但是我并不孤独。冥冥之中,我一直觉得我在等待什么,所以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放弃任何想法,工作了一年,热情没有消退,反而越来越浓烈,之后我去了上海戏剧学院学了表演培训班。一年之后,又从上海来到了北京,考戏剧学院和电影学院,其实支撑我的没有什么鸡汤,我现在回想啊,支撑我的其实没有什么鸡汤,就只是一股子傻劲儿,也许是老天对我的眷顾吧,我考上了…我当时填的第一志愿是中央戏剧学院,可是你看……


(影迷朋友:盒盒盒盒盒盒


凯哥:笑是什么意思?)


可是你看,走了这么多路,其实我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跟很多演员一样,我经历了出道之后更加漫长的等待,天天等戏拍,有活儿就接,其实那个时候经常是入不敷出,一掏兜儿,比脸还干净。后来有幸得到《丑女无敌》里面陈家明这个角色,我以为终于有了一点名气,路也会更宽一些,但是没想到,我很快的就遇到了瓶颈期,因为以前我在导演的眼里我是一张白纸,但是现在,我在导演的眼里是已经画上了一个固定形象的纸,找你演的全是类似的角色,所以从那以后我有七八个月的时间没有接戏拍,像是被打回了原形,甚至比以前的情况更加糟糕。一切和我想象的又不一样了,而且那一次的情况对于我来说更加煎熬,所以我想我必须打开这个局面,但是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不过还好,上天又一次的眷顾了我。说到这儿感觉好像我老、老受上天眷顾的感觉啊,嗯,这次老天爷又眷顾了我,让我等到了《知青》。


其实真正从事了这一行之后啊,我就大概了解了这个从业的规则,有的人呢,心态不好,可能早早地就放弃了或者是改行了,我刚好就属于那种比较会调节自己的那类人。所以我时常开导自己,而且也有些前辈在跟我聊天的时候,他们也会给我一些忠告。他们说,有些东西,不是一上手就能拿到的,你就是得熬着等。换句话说,这个世界上各行各业都有一条共通的真理,天赋和运气不会眷顾所有的人,但是时间是上天赐给人最好的礼物,因为它一视同仁。只要你肯坚持,它会使我们的阅历见识更加丰富,会使我们的精神面貌更加成熟。所以我一直信奉一点,男演员就像陈酒,一定是越熬越香。甚至等待本身就是一个不断意外收获的一个过程,因为你可以思考,可以憧憬,还可以体验酸甜苦辣。每一个坎坷,都有可能获得意外的收获。


说件好玩的事儿吧,《知青》这部戏我们当时拍了七个月,从40°拍到-40°,除了地震没有遇上,泥石流、暴风雪、水灾、旱灾,什么自然灾害我们都经历过了,而且黑河的冬天,地上全是厚厚的冰,所以我们每天都是在冰上走,冰上坐。剧组的伙食呢也因为天气太冷了,所以中午就免去了放饭的时间,而且黑河那会儿就是,下午三点天就黑了,所以我们一般都是早上吃完早饭,然后中午不放饭,然后三点钟差不多就回剧组吃饭这样一个情况。但是中午的时候虽然没有放饭时间,但是剧组会给我们发牛奶,发香肠,发面包,如果谁饿了可以吃一吃,但是你们真的不知道,那个东西真没法吃,那牛奶真的,我,就从这儿到这儿吧,我真的可以zhuai脑袋上,真的可以zhuai死人的。那个火腿肠也是的,梆梆响,根本没法吃。后来呢我们就想了一个办法,因为剧组给我们每个部门都会发一些取暖的碳炉,因为那会小太阳已经没有用了,只有发那个碳炉,后来我们就突发奇想,我们说碳炉除了可以取暖,我们还可以把想吃的东西烤一烤,热一热,对吧?这样的话也不至于浪费嘛。后来呢,一旦开了个头之后呢,我们就开始各种突发奇想,一开始只是烤热烤熟,到了后面就是还有人会带一些油啊盐啊那种调料,然后像烧烤一样,让自己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点。然后再到后来呢,我们都越来越有追求了,就是锅碗瓢盆全部置齐了,然后你买菜,你买肉,你买面条,虽然没有放饭的时间,但是因为我们大部分都是群戏嘛,所以有的时候有人去拍戏,有人没拍戏,拍戏的人去拍戏,不拍戏的人就在这儿弄饭吃。经常我就是弄着弄着,突然有人说“诶王凯到你了”,我说“好,那个你来帮我接手”,然后大家都,就是,这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但是大家都井然有序。后来呢,通过这件事情,我发现了一个我的特点,不是,我的一个潜质,我有当厨师的潜质。有很多时候大家都说要不你少拍点戏吧,帮我们做吃的吧盒盒盒盒盒盒


说这么多呢其实就是想告诉大家,其实我们这个过程是相当地艰苦的,但是很奇怪,我每一天都是乐呵呵的。而且更为庆幸的是,你会觉得这个漫长地拍摄,包括漫长的等待,你不会觉得很无聊,很无趣,而且还有惊喜发生。就像我从十四岁开始等,我等了那么久,而且我经常抱着失败的想法,因为我总会把结果想的很坏,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可以走到今天这样。


我很喜欢李安导演的一句话,他说:“任何东西要感人,要成立,本身是有自然的力量,生长本身是需要孕育的,年轻人要准许自己被孕育。”我觉得这是在教我们这些后辈,其实人跟万物一样,要遵循自己应有的生长规律,这个过程是漫长的,是需要你等待的。而且李安导演还幽默地说,他三十六岁的时候才开张。我今年三十四岁,所以我觉得一切来得不早不晚,刚刚好。


虽然说演员这个职业吧,是一个很被动的职业,但是我觉得,我们大家都一直很努力很拼命的去做这件事情,其实更多的时候,是想为自己选择更大的创作空间和更多的选择权,但是我也很荣幸我没有就此落入那种急功近利的窠臼,可能是因为我天生就心态好吧,因为如果没有当年有一份踏实稳定的工作走上演员这条曲折难料的路所做的取舍,没有在等戏拍的日子坚守住自己的内心,我可能体会不到这种被孕育的回报,也许我会放弃,也许大家就不会在后来的《琅琊榜》《伪装者》中看到我,我也未必能遇到我的领路人——侯鸿亮先生。


中国有很多伟大的演员,在这个广阔的行业里,我依然觉得我自己是个年轻的,需要继续等待的人。演员对于我来说不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是我的一个终生的职业,是我想为之奋斗的事业,我想演的角色还有很多很多,我想合作的导演也有很多很多。


其实我在班上学表演的时候啊,我的表演成绩不是班里拔尖的,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打退堂鼓,因为我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虽然我现在不够优秀,但是我可以让自己变得优秀,这个过程,不是很好玩吗?


(凯哥:荀子说…


影迷朋友:盒盒盒盒盒盒


凯哥:我说了半天就引用了一句话…


影迷朋友:盒盒盒盒盒盒


凯哥:你们还笑我…)


荀子曾说: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所以我有耐心,我可以等,可以磨,我需要让自己在时间的历练中成为更好的自己,这样,我在遇到一些好的角色的时候,导演从我身边经过,我能够站出来说:我可以。


所以不管此时此刻,在哪个岗位上坚持的你,我相信你们也都和我一样。


谢谢大家。



评论

热度(330)

  1. 致力于放飞自我宁国侯府大公子萧景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仓鼠与屯粮这件事
  2. 谦陌琴淑宁国侯府大公子萧景睿 转载了此文字
  3. 明年今日_0102淡若_晨风 转载了此文字
  4. Syu si ki桃子小小酥 转载了此文字
  5. 诚知此事非宁国侯府大公子萧景睿 转载了此文字
    他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