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谭赵】一个小段子·初遇

谭宗明第一次看到赵启平的时候,是个夏天的晚上。

谭宗明从大酒店出来,坐在他暗蓝色的保时捷上,车里空调开着,一圈一圈的循环,冷气正好。

大酒店前面是一家酒吧,彼时凌晨两点多,夜场的欢愉与放纵刚刚结束,未尽兴的年轻的血液还在里面沸腾,但也有人三五成群的出来。于是隔着浅棕的玻璃,谭宗明看见了他。

瘦削高挑的身影套着天蓝色的衬衫,袖子挽到臂弯,没有醉态,慵懒的,随意的。

谭宗明下车想抽一支烟。

夏夜的风明明都带着热气,似是有个人的呼吸轻浅的滑过肌肤。
暧昧而轻佻。

赵启平想打车,转身就看到低调的保时捷旁边一明一暗的红点。

隔了很远,谭宗明好像看到那人放肆的面具后面的暗淡。

前天高速公路上发生连环车祸,赵启平两个晚上未眠,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见证着一个又一个生命从他指缝滑走。

哭声,咆哮声,叫喊声。

沙哑的恳求。

无助的哭泣。


那个晚上赵启平没打到车,流光溢彩的城市,飞驰而过的车灯,终究把他遗忘在繁华的街头。

谭宗明抽完烟,对那人招招手,拉开车门道:“这里好打车,我送你回去。”语气全然是个年长些的哥哥在对弟弟语重心长。“年轻很好,可也要早回家。”

赵启平低低应了一声钻进车里,他喝了不少酒,头有些疼。


谭总日行一善。大约是因果报应,谭总行善有了回报。

佛祖说:阿弥陀佛。施主,赏您一个媳妇儿吧。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