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谭赵】一个小段子·一夜

谭宗明也有当司机的一天。


当他那辆暗紫色的保时捷使出医院的时候,看门老大爷似乎透过玻璃窗看见了我们的院草,小赵医生。

总说高手在民间,这位看门老大爷好不惭愧的可以称为,全院第一百科全书。

百科全书大爷仔细摸索了小赵医生庞大的家族谱系,脑海里生出一个“他大约是大宋遗孤正统皇族残余血脉”的想法。并且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赵启平当然知道谭宗明是什么人。

我们的谭总正是一枝花,晟煊支撑起市里百分之几的税收——“黄金单身汉”这个称号简直太配不上他了,人家谭总起码是个“钻石单身汉”,啊不,“王者单身汉”。

所谓单身汉,大家也心知肚明。


“想去哪儿?”

赵启平手肘撑着窗框,隔过棕黑的窗户看向外面繁华的街道。闻言似笑非笑的赏他一眼,目光再落回窗外。
“你办公室。”


大楼的顶层,是谭宗明的办公室。

赵启平手揣在兜里,环视一圈办公室。简约的布置处处彰显着一种独特的气息——一个帝国的王,在这里规划着开疆扩土的计划。

赵启平走到桌子那边,倚着桌子,双腿斜立,目光落在谭宗明经常坐的皮质转椅上。
半晌他转头轻笑一声:
“谭总,在这儿您见过多少美人儿了?”


领带,衬衫,西裤,鞋袜。

谭宗明动辄上万的衣服毫不留情的落在地上,跟赵医生的衣服杂在一起。

啃咬,撕扯。
亲吻,舔舐。

外面的天色渐次变的热烈而明亮,黄昏和夕阳,从来不是什么日暮迟迟的追忆和懊悔,而是一种炽热的献祭与绽放。夕阳的颜色不刺眼却足够眩目,火红的就烧着了半边天。

城市,云霞,整片天空。

巨大的落地玻璃放了这一份霸道的色彩进来,打在赵启平的后背上。

白皙的身体,大约是最好的画布。

谭宗明看不见他的脸。
他仿佛在与夕阳的一角,缠绵缱绻。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