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谭赵】一个小段子·挣扎

拳头挥过来的时候,小赵医生挡住后面的小护士,脸上就挨了一下子。

面前的人揪住赵启平的领带,蛮力扯下来丢在地上,旁边有个女人尖锐的叫喊:“他一条领带就上万块钱——只拿钱心里哪有人命!”

警察终于赶来,才把人拉开。赵启平平静着看面前哄闹成一片的大厅。
人声鼎沸。
质问,询问,拷问。
哭喊,咒骂,侮辱。

小护士咬着嘴唇,眼泪眨巴眨巴就掉出来。
赵启平一点表情也没有,一点表情也做不出来了。
累了。

一场车祸,病人伤情严重,需要立即手术。病人家属也是个有后台的,非要转院,劝也劝不听。人命关天耽搁不得,赵启平一台手术才完,带头就进了手术室。
连轴转二十多个小时,一刻也未曾停下。
输血,起搏,开腔,清理,接骨,缝合。
几个科室的专家聚在一起,手术室里只有呼吸和仪器的声音。
人死了。
赵启平反倒成了罪魁祸首。

休息几天。
休息几天就休息几天。

网络上口诛笔伐,主角全成了赵启平。
居然是从一条领带说开去的。

第一天,网络上众人讨伐他哪里来那么多钱买那样贵重的领带。
第二天风向一变,故事出来两个男主角。

风向才变了不到十分钟,网上的消息竟然一时销声匿迹。
再过几分钟,大片大片同情医生的言论就占据了版面,上一刻还张牙舞爪的媒体,突然变得春风拂面。谆谆教导着广大人民群众要关爱医务工作者,不要无理取闹。

赵启平在家里休息了三天,一个电话打给谭宗明。

“谭总,托您的福,我火了一把。也算上了热搜。”
“消息压下来了,我在医院也没法干下去了。”
“我有时候在想,我当时狠心让他们转院,是不是我就没事了。”

“可我这样的小仙女良心也会痛。”

“要多久,我也会被折腾到心寒。”

赵启平有说有笑,语气没有半点沉重。好像和平时一样说着什么轻松自在的事情。
他的手指只是紧紧捏着手机。

然后他听到谭宗明的声音。沉稳的一字一顿。
“永远不会。”

赵启平终究是苦笑一声,挂了电话。

一辈子,被谁抓住了。
挣不开逃不脱。
还是我根本就不曾真正挣扎过。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