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谭赵】一个小段子·陌路

医闹的事情压了下来。
但医院里关于小赵医生的传言越来越多。
关于他的领带,他的手表,他下班时候坐的车。

空气就是流言滋长的最好土壤。各式各样的谣传纷纷破土而出,一晚上就能多十几个版本。

谭宗明再来医院找赵启平的时候,小赵医生冷脸锁上了门。

谭宗明商场沉浮十余载,早就练就了一身喜怒不形于色的好本事。
可那天值班的小护士看见谭总摔门而去,怒色难遏。


两个人的关系一下子退回到陌生人的状态。

赵启平忙,骨科大手术不少,赵启平的专业水准在院里算得上顶尖,没有那么多时间休息。
谭宗明也不闲着,国内国外来回飞,生意得谈慈善得做朋友得赔。不是当了总裁就可以垂手而治天下了。

两个人都很忙,似乎忙起来才可以忽略一些事情。
刻意忽略。

生命的轨迹一点点往前,每个人都不过是沿着轨迹前进的点。相遇,走远,冥冥中的定数。
我不知道在哪里遇见你,只记得那天你面上笑的放肆,眼里写着低落。
我不知道我们在哪里走远,只记得你也会抿起嘴唇含怒而去,俨然不可侵犯如帝王。


等赵启平终于有空歇一歇的时候,已经入了秋。赵医生蓦然回首,自己的性生活已经空荡荡了一个多月,不由得唏嘘感叹。

真成唐长老了。

精力过剩,需要释放。

傍晚的时候,小赵医生换了身运动服,去公园里慢跑。公园里有一片湖,这个世界湖里的荷花已经枯萎,深褐色和墨绿色纠缠不清。
湖面上铺开金红交加的颜色,随着水波闪烁。赵启平慢慢停下来,顺着光追根溯源,看到太阳。

残阳如血。


赵启平轻轻眯眼,阳光打进他眼底。

他突然想起来在和谭宗明第一次的时候。

夕阳打在谭宗明脸上,勾勒出分明的轮廓。眉眼口鼻都在橙黄色的光晕里边的柔和。

秉承着漂泊一生态度的小赵医生突然想,其实托付一生也很好。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

老谭,老谭。

我想你。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