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十六章

情人节快乐*^_^*
没有情人的我,应某个重要的人的邀请,就跑来更文了
这章也许算发了颗糖?
-----------------------------

    也许恋爱对于李熏然来说,就是早晨偶尔开始吃早饭了。

    与王晴宜在一起也就半个月。

    生活还是一如平常。

    将近年关,家里还是空荡荡。

    李熏然忘记了卖春联,忘记了买窗花。

    直到他到第一医院时,看见那棵银杏树被缠上了大红的绸带,树枝上挂上小小的灯笼,一些小灯在阳光下闪耀着,无端让人觉得开心。

    都说城里的年味越来越淡,但是总有些不经意的地方打动你的心灵。它们高傲的向你宣誓着新春的到来,蛮不讲理的要将悲伤掩藏,为了新的年岁而喜庆。

    街上有些冷,李熏然向手心哈着气,骨节微微泛红,手指却很苍白的颜色。还好警察冬服厚实,冷风只能在裸露的皮肤上肆虐,还不至于冷彻骨髓。

    今年过年要严格限制烟花爆竹燃放,警察协助城管四处张贴禁放烟花的告示。本来这事怎么也不至于刑警队队长亲自来干,只是手头的案子毫无头绪,家属上级给了太大压力,李熏然没什么头绪,索性放下手里的事出来贴告示。

    李熏然胳膊下面夹着一卷海报,一手端着浆糊。石膏还没取下,但是好的差不多了,李熏然也就不在意的做事。浆糊放在石膏上,恰好稳稳当当。李熏然先用刷子在墙上扫出一片干净的地方,再蘸了浆糊细细涂上去。有些艰难的抽了张海报,这下李熏然犯了难。腋下夹着海报,胳膊上端着浆糊,一只手海报贴不好。李熏然艰难的比划着,苦笑着自己刚刚怎么就逞能一个人来了。

    一只手从他耳边擦过,手指捏起海报的一角。手指生的很漂亮,食指指腹有一条浅浅的线痕。

    李熏然蓦地觉得自己的脸烫起来。

    略带着消毒水的味道将他包裹住,他几乎是被这个动作囚禁在墙和人之间。

    网瘾boy李熏然觉得这可能是传说中的壁咚。

    只是头一次见人咚了一个背对自己的人。

    李熏然一动不敢动,就那样僵持着。直到身后的人低低的传来声音:“快贴吧。”

    李熏然这才回了神,两人协力把海报贴好。李熏然转身想对凌远说声谢谢,只是还没说什么,凌远的手机就响了。

    《Canon》。

    李熏然微微眯起眼,仰头看着太阳。春天将至,阳光也变得柔和。阳光漫天盖地,笼罩着这篇欢喜的大地。

    李熏然轻轻扬起一个笑容,吹气口哨来。吹得正是卡农。

    重复的旋律只吹了两小节,不远处打电话的凌远猛地转身,眉头紧缩,对李熏然说一句:“出事了。”说罢往医院里面跑去。

    李熏然心下一凛。

    拐弯就到医院里,凌远告诉李熏然,原来是一个十岁的男孩买了炮,妈妈去楼上看望生病的爸爸,小男孩在楼下玩。他把炮插在医院一个井盖的口上,只是那口井半个月前刚刚维护过,不太牢靠,没想到这一炮将井盖炸开了去,弄得一声闷响吓到了不少人。

    李熏然叹口气,熊孩子。

    凌远接着说下去,井盖炸开倒成了小事。井盖炸开后,小孩子倒也好奇,大人们还没过来,他趴在井口往里瞧了瞧。只是这一眼,里面交错的粗管道上,赫然有一个人。孩子不知情,对着跑来的大人兴奋的大叫。大人仔细看了看,那人力量全架在腰上,腰下方是一条管道。光线太暗也看不分明什么——可那人一定已经是死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出事的地方,人群密密麻麻的围了几圈。凌远皱了眉,说了几次“我是院长”也没几个人让开。李熏然缓口气,亮出自己的警官证,大叫一声“让开,我是警察”,人群整整齐齐的分开,两人毫不费力的走进去。

    李熏然这样威风的一面,凌远见到过一次。

    那大概是……第一次见面了吧。

评论(1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