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小小酥

春风十里不如你

【凌李】倒数三二一 第十八章

今天忙出院忙了一天……
要开学了,作业还有辣么多
话说我还欠了别人一篇诚楼文,这样一定写不完了
也许是一盘玻璃碴子,大家食用愉快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积在手里的案子越来越多,却少有侦破的。

    真不知道怎么了,自去年九月至今,十余起青少年失踪案,除了李梦阳被找到,其他的丝毫痕迹也没有。

    就像有人在眼前蒙了步,两眼一抹黑。

    发现尸体的井地处医院较为偏僻的一个角落,两侧是医院的楼,后面是一堵墙,墙后面是医院家属院。其中一栋住院楼对着这里有一个门,但是门不常开。

    李熏然请医院的几位保安在井盖前几米处组成一道人墙,挡住好奇的人们。待警察来时,外面已经站了许多人,后面的人踮着脚想要看看。

    来的是俞波几人,李熏然大致说一下情况,准备将尸体先从井里运上来。后面四五个人准备绳子,手套等工具,其余几个在做现场痕迹检查。

    李熏然走看着愁眉不展的凌远,叹口气,上前对凌远道:“凌院长,麻烦您配合一下我们工作,让外面的人都散一散,这样影响我们。再请所有的保安、打扫院子的清洁工集合一下,找一间会议室,我们需要询问。”

    凌远握紧的拳头一点点放松。他点点头,转身去吩咐工作了。

    医院发现了尸体,对医院的声誉有极大损伤,他这个院长上任还不到一个月刚过,出了这种事情,怕也有很大的责任。

    凌远听了这句话,心里竟也轻松些。

    也许……只因为面前的人是李熏然。

    索性尸体并不在很深的地方,几人合力将尸体运上来。李熏然看到尸体脸的一霎,心头一凛——常扬!一直没有找到的人出现在这里,李熏然只觉得几条线索隐隐约约的指向了同一个地方。他低声吩咐法医迅速对尸体进行检查。转身他拨打了常扬父亲的电话,请他到医院来一趟。

    根据现场初步判断,死者是在半个月前死亡,有人用重物敲击头部导致死亡。后脑处的凹陷较深,但是很清晰,一下就要了她的命,可见凶手应该是一个力气很大的人,为男性可能较大。

   “晴宜,你去调去半个月前的监控录像。”李熏然将自己的记录本往前翻几页,看到常扬失踪的日期,“12月22日前后。”

    “张天宸,俞波,会议室做问询去。给我问仔细了。”

    “蒋伯岳,一会家属来了先确认身份,安抚家属情绪。现场交给你控制。”

    李熏然吩咐完这些,招呼凌远一声:“院长,跟我去办公室。”

    院长问询分明可以并在张俞二人的工作里。

    退一步讲,可以交给其他人去做。

    李熏然不知自己怎样一时怎样的心情,做了这样的决定。

    一旁的张天宸和俞波转头看看王晴宜,王晴宜有些不解的迎着两人的目光:“怎么了?”

    张天宸的嘴张了张,话到嘴边变成了“没事”。现在是工作时间,况且李熏然与凌远,早已没什么关系了吧。

    几组人马分头行动。

    李熏然跟着凌远上楼去了办公室,医院走廊的味道与凌远身上的一样,却又不太一样。凌远的味道,多一点熟悉,温暖的,透彻的,和煦的。

    李熏然走在凌远后面,两人的步调几乎一直。凌远的鞋子在地板上敲出熟悉的节奏。不重不轻,刚刚好。

    那都是多少日子的耳鬓厮磨换来的熟悉。

    李熏然被着味道搅得有些心绪不宁。

    欺骗了自己那么久,其实身体的每个部位都习惯着凌远。

    李熏然强迫自己低头看着地板,把神志拉回案子。其实他只是在看凌远的脚步。

    出了视线,又进了视线。

    凌远。

    突然头撞到了什么。李熏然急忙抬头,自己正撞在凌远的肩上。额头有一点点疼,李熏然轻轻揉着碰疼的地方,小声咕哝:“你怎么撞我……”

    凌远皱紧的眉头,此刻才有一点舒展,他推开办公室的门,一面往里走,一面笑道:“你走路不看路。到了。”

    我在看你。

    李熏然心里悄悄反驳一句,面上只撇撇嘴。

    凌远的办公室很整齐,真算得上是一尘不染。衣架上挂着白大褂和外套,桌子上电脑,小仙人掌,杯子,日历,便签,书,笔和一个相框。

    李熏然随手拿起相框来,一时怔住了。

    照片上,凌远与一个女人坐在草地上,凌远一只手撑在后面,一只手揽着女人,那女人侧头靠在凌远肩上。湛蓝的天空,邈远的草地,阳光明媚,一如两个人脸上的笑容。

    相框边缘漆着一行字:生日快乐,阿远。

    落款是12月22日。

    原来自己去查案的那天,是凌远的生日。自己已经忘了啊,真好。李熏然这样想着。

    拿着相框的手指却收紧了些。

    照片里,不是林念初是谁?

    李熏然忽然觉得自己眼眶有点发烫。

    不是他忘了凌远的生日,只是他忙的让自己不记得日期了。

    凌远安静的看着李熏然,一句话也不说。

    凌远还记得自己生日那天,看到李熏然和女警那样亲昵的动作。

    办公室里的气氛一点点凉下来。忽的,门被人推开。

    “阿远,今晚——李警官在这儿啊。”

    林念初走了进来,她的话语停顿了一下,看见李熏然手中的相框,走过去握住相框的另一端,笑道:“这是他生日那天我送给他的,相片是我们去年五月份在加拿大呢。”

    李熏然握着相框的手指有些发抖,他轻轻松开,浅浅的笑着,把目光转开。“嫂子和凌远哥照的真好看。”

    李熏然的心忽的疼起来。

    他的笑容有些勉强,低头掩过去,快步走向门外。

    “你去会议室找俞波吧。”

    你的幸福,不该是我给的。

    凌远看着李熏然离去的背影,觉得那几乎是仓皇而逃。

    脆弱到落寞。

    言不由衷的话藏着十分的心痛。

    熏然。

评论(36)

热度(50)

  1. 备份后花园桃子小小酥 转载了此文字